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险丧虎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虎眼瞧着前眼之人转身飞速逃离,哪里会放任这个人类离去,更何况来到了自己的地盘,怎么可能会放弃如此大好的食物自动送上门呢。

    大虎几个飞跳,就已窜至钟木根身后不远处。

    钟木根大惊,可眼下也没有跑出去多远,只得选择一棵大树,与着大虎周旋了起来。

    如果没有这棵大树的话,想来此时钟木根早已被大虎的爪子拍趴下了。

    大虎围着大树转了起圈圈来,两只虎眼,瞪着眼前这个人类,定要把这个人类咬死,然后吃下肚去。

    钟木根慌乱中从腰间取下菜刀,紧紧的握在手中,时刻警惕的躲避着大虎的袭击。

    “吼”大虎不甘心就此一直转着圈圈,再加之它身上的伤口又崩了开来,开始流起血来,如果一人一虎如此僵持下去的话,不用半天,大虎必然会流血而亡,根本无须再对其挥刀。

    一张血盆大口,冲着钟木根吼叫,从大虎嘴中喷出来的热气,还夹杂着血腥味,直扑钟木根,闻着那味道,似有百年没有刷牙了。

    虽然钟木根心中害怕的紧,但此时,却是不能慌了神,要不然的话,必然会遭到大虎的毒爪。

    大虎转着身体跑了过来,挥着爪子拍向大树后边让它愤怒的人类。

    钟木根又立马往着大树一边退去,大虎的爪子只能拍向空气,并未伤及钟木根,好在这棵树够大,要不要然是棵小树的话,说不定此时的钟木根早已倒在地上了。

    一虎一人,僵持不下,而钟木根手中又无长棍,只能围着大树转圈圈,想跑,也得跑得过大虎的速度才行,要不然,这后果不堪想像。

    “吼”大虎急切,再次吼向钟木根。

    就在此时,钟木根在大虎吼叫时,因视线有所挡住,再加之大虎吼叫时必然不可能急时挥出它的爪子。

    紧握菜刀,挥手用力一劈。

    “砰”菜刀砍在了大虎的额头右侧,声音之大,直接把大虎的右眼上方的皮毛,被菜刀砍出块巴掌大小的一块伤口。

    大虎受到如此重的袭击,虎头右侧的伤口顿时血流各柱,好在那块虎皮还连着皮毛,并未被完全砍了下来,但虎血却是开始流向大虎的眼睛。

    “吼,吼,吼”大虎受到伤害,吼叫不停,虎血流向眼睛,更使得它的视线受阻。

    大虎誓要把钟木根拍于爪下,可现实是残酷的,随着一虎一人的僵持,根本无法拿下钟木根。

    随着时间的推进,大虎最终承受不住如此的僵持,身上除了额头有上伤之外,其他处的伤口也同样开始流出血来。

    大虎忍受不了身上的伤痛,久战之下,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似有灵智般,最终调转虎头,快速飞窜离去,往着更深的山里奔去,丢下还在一脸紧张神情且全身紧绷的钟木根。

    眼见着大虎飞奔离去,消失的无影无踪,钟木根依靠着大树瘫坐了下来。

    浑身的力气,在刚才的僵持中消耗殆尽,心里期望着这头大虎不要再出现了,跑得越远越好。

    稍稍恢复了点力气的钟木根,提着菜刀,开始往回小跑而去,留下一地的血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小半个时辰后,钟木根出了山林,这一切看着钟木眼中,都显得那么的美好,自己并未死于大虎爪下,自己还有一个家,还有一双儿女需要他来养,嘴中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阿爹,如何?可有伤到?”

    钟文看见自己的老爹提着菜刀回来,看似像博斗了一番的景像,身上全湿透了。

    “阿爹无用,那大虎虽然已经受了伤,但也只是小伤,好在阿爹聪明一些,要不然刚才就差点死在那大虎的利爪之下了。”

    钟木根回到家中空地前,看到自己的一双儿女正在弄野麻绳,心里安下心来,以后小文的读不读对他来讲已经不是太重要了,真要自己死了,这家中一切都将变个样子,还是活着的好。

    “阿爹,身上没受伤吧?哪里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钟文听着自己老爹的话,看了看钟木根,发现除了身上的衣服全湿了之外,没有任何伤口,吊着的心也落了地。

    “阿爹无事,只是累了一些,没有受到伤,小花,给阿爹打碗水来。”

    钟木根走了过去,坐在空地前的石头上,随口说道。

    “阿爹无事就好,是我的错,不该告诉阿爹大虎流下的血迹。”

    钟文其实早已后怕,只是自己身小力弱,要不然的话,自己早就提着木棍,自行去追击大虎去了。

    “小文,不是你的错,是阿爹贪心了。”

    钟木根没有要责怪钟文的意思,本来也是自己的贪心所致,好在没有出什么事,要不然的话,这个家也就要倒了。

    “阿爹,喝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