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大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早饭后,钟木根一人独自下地去干活了,秀却是去了阿才家帮忙去了。

    早上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也无须那么多人去帮忙,只需一些人帮下一而已。

    闲不住的钟文,准备弄一些好的丝麻绳,好下次去钓鱼之用。

    去了灶房拿了菜刀,迈着小腿往山林边去,小花也跟随在后。

    “哥,不要去林子里,有大虎。”

    小花跟在钟文的屁股后面,看着钟文行走的方向,知道是要去山林,小声的提醒着。

    “哥知道,我们只是去弄些丝麻藤回来,好做鱼线,不会去林子里的。”

    钟文当然此时可不能去山林里,真要是碰见了那头大虎,那自己这趟穿越之旅也即将结束了。

    再者,钟文心里可是也害怕的,真要碰见了,就自己这小短腿,想跑都跑不赢,必死无疑的。

    小花听后,也就放下心来,只要自己哥哥不是去山林里面就行,就在山林边上,到也没什么害怕的。

    来到山林边之后,钟文寻着一些荆棘处的一些麻杆,挥着菜刀砍了起来。

    对于这些野麻杆,山林边到是有很多的,只是长得不太高,但用于做鱼线来说,到也可以的,打结在一起,也是能用的。

    砍下好大一捆之后,钟文正准备离开,却是发现不远处,有一处鸟窝。

    “小妹,你看,那里有个鸟窝,我去看看里面有没有鸟蛋。”

    钟文指着不远处的鸟窝,向着小花轻声的说了起来。

    对于鸟蛋的味道,小花还是知道的,虽然少有吃到,但那味道对于小花而言,那也是一种美味。

    小花记得,以前只要捡到了什么鸟蛋,野鸡蛋时,总会烤来吃,对于经常吃不饱的人来说,什么都是一种美味,更何况是蛋呢。

    钟文手握菜刀,对着拦路的荆棘挥刀就砍。

    伸手摸向鸟窝,发现里面有几枚小鸟蛋,随之掏了出来。

    “小妹,你看,有七八枚小鸟蛋。”

    捧着几枚小鸟蛋,向着不远处的小花喊了一声。

    “哥,别打破了。”

    小花听后,脸上欣喜,看来今天又可以吃到烤鸟蛋了。

    钟文正准备离去时,脚下被杂草一拌,摔倒在地,使得钟文手中的鸟蛋全部摔碎,气得钟文心中大气。

    “唉,本来想着给小妹做个煎蛋吃,看来今天小妹是没那福气吃到了。”

    钟文趴在杂地上,看了看摔碎的小鸟蛋,无语的很。

    “哥,你没事吧?”

    小花见着自己哥哥摔倒了,张嘴向着钟文喊了一句。

    “小妹,我没事,被这些杂草拌了有一脚,小鸟蛋全给摔碎了,不好意思啊,小妹,本来是想给你做个煎蛋吃的,以后哥再给你弄。”

    钟文有些不好意思的向着小花回应了一声,真是有些无脸啊,本来计划好的事情,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

    可当钟文正准备爬起来时,却是发现一米多远的地方,有好一些的血迹。

    顺着血迹前后看去,一路的的杂草荆棘上,都沾上了一些血迹。

    钟文此时却是不敢再动了,想着昨夜的袭击才叔家的大虎,想来这血迹就是那头大虎的吧。

    静待观察片刻之后,钟文确定那头大虎不在此地,更远处也有一些血迹,想来是往着山林里面去了。

    放下心来的钟文,站起身来,看了看小花,又看了看那些血迹,不知道该如何决择。

    “要不要去喊自己老爹过来看看,要是那头大虎真的伤重死了,那不是发财了吗?”

    钟文的脑中开始盘算起得失,至少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那头大虎绝对流了不少的血,想来应该离死不远了吧。

    “小花,我们回去,野麻也够了,不过鸟蛋碎了。”

    钟文抱起野麻,小花提着菜刀,往着家走去。

    一路上也没说什么话,钟文心里想着,过一会儿,去田地里喊自己老爹回来,定要把那头大虎给弄死不可。

    “小花,你在家里待着,我去喊阿爹回来。”

    回到家中的钟文,交待了一声小花之后,小跑着往田地里跑去。

    “阿爹,阿爹,赶紧回家,有大事。”

    顺着田埂跑近还在除草的钟木根身边,喘着粗气喊了一声。

    钟木根听着钟文的喊声,抬起头来,看了看钟文,想问也没问,想来是家里发生什么大事了,从稻田里快速的上了田埂边,抬着腿就往家中跑去。

    后面跟着钟文,都来不急解释一句,再加之自己气都没喘匀,想说话都来不急。

    跑回家的钟木根有些傻了,只在家中发现小花在,秀却是不在,随既又跑向阿才家。

    问过秀之后,发现没什么事啊,难道自己儿子骗自己?随之又回到家中,等着钟文回来。

    “阿爹,你跑太快了,我都来不急说话。”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