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袭击村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钓鱼,对于某些人来说,属于打发时间或兴趣而已,可对于钟文来讲,这是家里的食物,同样也是给家人增加营养的肉类。

    虽然钓鱼的工具显得有些简陋,但胜在没有,而且荆棘上的倒刺,属于可以随时地取材,更为方便一些。

    当然,钟文更愿意有个好的钓具,更甚至有些打窝的鱼料,可惜,家中本来就粮食够少的,并不可能拿出粮食出来做打窝的鱼料之用。

    一两刻钟的时间,钟文已经钓上来了七八条鱼。

    虽然鱼的大小程度让钟文有些无语,小的,也只有两指宽,大的,也只有小巴掌那么大一点的。

    好在这条小河当中还有鱼可钓,只要手法够好,钟文相信,一定可以钓上一些大鱼上来的。

    钓鱼很是无聊,双眼得盯着鱼漂,使得钟文的眼睛有些发酸。

    好在小花的兴趣非常之大,站在钟文的身边,两只小眼从未离开过鱼漂。

    只要鱼漂稍有动静,小花就会大呼小叫起来。

    “小妹,鱼漂要是动了,你可不要再喊了,喊声大了,会把鱼给吓走的。”

    钟文看着鱼漂只是稍有下沉,就浮上来了,那也只是鱼在试探而已,钟文赶紧向着小花叮嘱了起来,可别再徒劳无功了。

    “哥,我不喊了。”

    小花知道,刚才自己的喊叫声,已经把本来可以钓上来的鱼给吓跑了,赶紧捂住嘴巴,不再出声。

    时间一晃而过,小篮子中已经有了几条大鱼了,至少对于小花来说,那是属于大鱼的。

    三四条两斤重左右的鲤鱼,此刻正躺在小篮子中。

    本来,刚才有一次的机会,钓上来至少五六斤的大鱼,可惜丝线不够粗,更是不够受力,最终,线断鱼跑。

    “哥,天有些晚了,我们回家吧,一会儿阿爹阿娘他们也该回家了。”

    小花看了看小篮子中的鱼,感觉这些鱼够家里吃好些天了,再者天色也渐晚了起来。

    “好,我们回家,反正我这钓杆的线已经断了,想钓也没机会了,明天我再做些好的丝线来。”

    钟文也是没法,没了丝线,也就钓不了了,把小竹子做的鱼杆就地一抛,提上篮子和小木锄,随之往村子方向走去。

    一路上,小花嘴里不知道在哼着一首什么歌谣,至少钟文听不懂小花哼唱的是什么哥谣,没有词,只有调。

    小花只要一高兴,必然是表现在脸上的,或整个身体晃动,因为只有高兴了,她才会如此。

    而不像钟文那样,少有说话,更或者是像个哑巴一样。

    回到家中时,钟木根夫妇还未回家,但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

    随后,钟文提着篮子放在灶房边上,等着自己的爹娘回家后,好去灶房下方的水沟里去收拾。

    兄妹俩坐在空地前的石头上,无聊的看着小路,等着自己爹娘他们回家做晚饭。

    虽然钟文也可以做些晚饭,但冒似从未去做过,钟文暂时也不想表现的更为异常,再者这才刚穿越过来也没多久,自然也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这副身体,以及这个家,更或者这个世界。

    不到半刻钟后,钟木根夫妇同如往常般回到家中。

    “小文,这些鱼是从哪里来的啊?最近也没发水,你们怎么弄到的鱼啊?”

    秀看见灶房边上的篮子中装有不少的鱼,心里虽是开心,但却是对这些鱼的来路有些不知所以。

    “阿娘,这是我和哥去小河边钓的鱼,本来钓上来一条大鱼的,可惜线断了,让那条大鱼给跑了。”

    小花向是个快乐的小精灵般,跑去跟自己老娘解释起来,嘴里一个劲的夸着自己的哥哥。

    “小文,小花,你们可不要老是去小河那边玩耍,那里有不少的蛇的。”

    钟木根看了看篮子中的鱼,心里同样一喜,但还是不忘叮嘱一声自己的这对儿女。

    “阿爹,我们知道的。”

    钟文听后,赶紧向着爹娘回应一声,但对于钟木根的话,想来也不会往心里去,小河边可不像山林里,那边可没有什么大型野兽,有的也只是蛇类而已,稍微小心一些,是不太可能发生什么事情的。

    晚饭吃的自然是鱼粥了,而且还煮了一大锅。

    至于那味道,钟文不想说什么,在没在任何去除鱼腥味的条件之下,有的吃就不错了。

    但在钟文的脑海之中,却在想着,明日是不是自己做顿饭给自己家人吃上一吃,但就是不知道那些作料有没有。

    野葱野蒜野姜什么的,这些到是好找,但其他的,想来也不容易弄到了。

    而且家中的盐,都是由着秀来保管的,钟文想做顿饭都有些难,至少以自己的身高,是够不到挂在墙壁高处的篮子的,篮子中放着一小半碗的灰色黑的粗盐。

    家里每次煮稀粥,都会放上一些这种灰黑色的粗盐,苦而且涩,煮出来的稀粥还带有一些灰色,钟文心里是有些拒绝的,但还得填饱肚子才行,只能将就着吃吧,再说了,这副身体都早已习惯了。

    吃完饭后,秀本来想织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