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钟木根的决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早饭过后。

    钟木根在钟文的带领下,提着个篮子,去往山林里了。

    临走前,秀与小花二人都是好声的叮嘱着,就怕家里这两个男人有所闪失。

    对于秀而言,钟木根是她的天,而钟文就是地了,天与地要是出了问题,那真就是天塌地陷了。

    父子二人,行走在荆棘杂草丛生的山林之中,好在已没有了露水,要不然这山林里可就更难行走了。

    钟木根行走在前面,依着钟文的指示,向前走去。

    而这条前几日被钟文兄妹俩走过两趟的小路径,也算是缓解了父子二人行进的速度。

    一刻多钟后,终于是来到了吊脚套所在的位置。

    “小文,真不错,你看,这又有一只野兔,你这脑袋自从受了伤之后,越发的聪明了,这套子真不是普通人想得出来的。”

    钟木根从吊脚套上取下一只野兔下来,拎在手上,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大为赞赏。

    “阿爹,这吊脚套本就平常的很,只是村里人也不打猎,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去弄这些东西的。”

    钟文被自己父亲夸赞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本来平常至极的事物,到了钟木根嘴中,都快要把钟文夸到天上去了。

    一路查探,野兔也有两三只,野鸡也有一只,但其中一只野鸡,倒像是被什么动物给咬坏了,一地的野鸡毛,使得钟木根大叹可惜。

    钟木根把野兔与野鸡放进篮子,准备与钟文走出这片山林。

    但钟文却是想着,这些吊脚套也该换个地方了,在这片区域置放了好几天了,这片区域想要再套住些猎物,都不会很多了。

    “阿爹,把这些吊脚套换个地方吧,这片地方都置放了好些天了,估计也没什么野兔了。”

    钟文出声喊住准备离去的父亲。

    “是啊,还是小文你想得周到,阿爹这就重新去布置。”

    钟木根随之把所有的吊脚套全部启了出来,放进篮子中提着。

    “我们再稍稍往那边去一些,可不能再往里面去了,山林里越深,野兽就越多,我们可得小心一些。”

    钟木根抬头望了望山林深处,想去,可又怕出什么事,只得横移着往另一片山林走去,钟文紧随其后。

    没有路的山林,真可以说是步履维艰,好在钟木根身体高一些,要是钟文与小花兄妹俩来的话,真可以说是难倒他们兄妹了。

    “阿爹,这根小棍子要插进土里深一些,套口要对准这条野兔走的小通道。”

    钟文手把手的教着自己父亲如何布置吊脚套,场面看着像是老师在教学生,但此时却是反了过来,儿子在教老子。

    两刻钟后,终于是布完了所有的吊脚套。

    随之,钟木根带着钟文出了山林,往家中走去。

    回到家后,秀与小花二人,坐在空地前的石头上等着家中的两个男人回来。

    “他爹,又有野兔了啊?这下好了,家里的野兔又多了几只。”

    秀看见自己的夫君与儿子往家中走来,连忙从石头上站了起来,看见篮子中的几只野兔,和一只被咬坏的野鸡,心中顿时高兴起来。

    “今天不错,要不是小文这套子,咱家还真是没有什么野兔肉可吃的。”

    钟木根高兴的把篮子递给秀看了看,从钟木根的眼神中,却是能看出一丝骄傲的神情出来。

    “这些野兔晚些时间来收拾,我们也得下地干活了,小文,小花,你们俩在家要乖一些啊。”

    秀接过篮子,放在灶房里,随之与钟木根二人抗着锄头下地劳作去了。

    钟文兄妹俩站在空地前,望着远去的父母背影,犹如朱自清的一片文章‘背影’,眼中开始泛起丝丝泪光。

    “哥,今天我们干什么?家里的柴火要去捡一些了。”

    随着父母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小花回过头来,望着身边的钟文。

    “嗯,一会儿我们去捡些柴火回来就行。”

    钟文看了看小花,确定这小丫头只有四岁,可听着她的话,真不像是个四岁的小丫头,到像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家里的事情总会在她的心头上放着。

    钟文没法理解这个时代的小孩,早熟懂事的太多,依照前世来说,四岁的小女孩,还在爷奶爸妈的怀中撒娇的年纪,可自己的这个小妹,却是懂事的没法不去心疼。

    兄妹二人,往着山林边走去,随意的在山林边,或者深入个几十米,捡着一些的柴火。

    捆好所捡的柴火,挑着或拖着往家中走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犹如春风一拂,树叶片片飘落般。

    回到家中的兄妹俩无所事事,钟文只得坐在空地前的一棵树底下坐着。

    小花也随之过去,靠着钟文坐下,兄妹俩相视一笑,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美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