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被发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钟文手握鸡毛笔,两眼凝望着眼前的基座石块,脑中闪过一大片的字符,与眼前的这些字符相之比较。

    “这个字有些像天字,可怎么就少了半边呢?唉,看来只能先抄好,等有空的时候再好好研究研究了。”

    钟文嘴中念叨着一些话,一心沉入其中,而却不知道其身后不远处的一位道人,此时正轻轻的走了过来。

    “钟家小娃,你在干嘛?抄这些字符有何用吗?”

    道人走近钟文,向着钟文问了一句,声音到不是很大,但也是把钟文给吓了一大跳。

    “陈道长好,我只是好奇这些字符,想抄下来看看。”

    钟文回过神来,瞧见了龙泉观中的道人站在自己身后,忙从地上爬起,此刻,钟文像是做贼被抓了个现形,有些不知所措了。

    “钟家小娃,这些字符本就难认,很多字符我们都不识得,且有不少的残缺,你抄来何用?你又不识字。”

    道人看了看钟文身边的篮子中的木片,还随手拿起了一块木片看了看。

    “陈道长,我这不是闲得无聊嘛,脑袋上的伤又没好,又不能帮着做工,只能找些事做了,这些字符我虽不认得,但只要以后我读了书后,想来是可以认识的。”

    钟文站在一边,静待着这位陈道长把自己轰走,当然,心中还是希望这位陈道长网开一面,也好让自己把这剩下的字符抄录完。

    “等你读书都不知道何年去了,抄些道文字符是好的,哪怕不识得,长看看道文经文什么的,对你还是有好处的。”

    陈道长心中虽不是瞧不起钟文,只是对于眼下村子的情况,他也是清清楚楚的,谁家小娃有可能读书?都是穷家破户的,谁人又读得起书。

    “谢陈道长教诲。”

    钟文意识到这位陈道长并不会轰走自己,吊起的心,顿时落下,只要不轰走自己就行,也好让自己把这所剩下的字符抄录完。

    “你抄写吧,我先去忙了,不过,莫要打扰殿中诸位道君们,要恭敬一些。”

    陈道长说完后,离开了偏殿,忙活着他的事去了,留下傻愣的钟文怵立在当场。

    这位陈道长,本名陈丰,育有一儿二女,妻子早年已经去逝了,留下陈丰带着他的一儿二女在观里生活。

    而龙泉观中的其他几位道人,基本也有着自己的家室,少的育有一女,多的就如陈丰一样三个子女。

    龙泉观观主李道长,算是他们中的异类了,一直孤身一人,年龄也是最大的,但身子也是最好的,也不知道习练了什么道法。

    其他道人的子女们,年纪也与钟文他们相仿,但少有去山下的村子里玩耍,所以与钟文他们也并不是很熟。

    据说,这位陈道长好多年前是一位将军,带着妻子来到龙泉观投奔李道长,而且与李道长好像还挺熟的。

    陈道长的年龄四五十岁的模样,但具体多少岁,钟文是不知道的,观其一子二女,想来年岁也不小了,他家的大儿子今年都十五六岁了,二女儿要比钟文大一些,至于三女儿却比钟文小上一些。

    钟文摸了摸鼻子,心中不知道这位陈道长为何如此和慕,自己虽与这位陈道长也见过很多次面,但少有说话的。

    想来这位陈道长误认为自己是有心参道,这才和慕一些,如果是其他道人的话,想来应该会把自己给轰走的吧?

    在龙泉观中,除了主殿不可随意进入之外,其他偏殿到是无妨的。

    以前的钟文因对主殿好奇,曾经也进入过一次,却是被观里的一位道人给轰了出来,顺带着还骂了他几句。

    钟文也不再去想这位陈道长之事了,再次坐下,开始抄录起字符来。

    几刻钟后,这才把这座偏殿当中的字符抄录完毕,钟文大吐了一口长气,看了看摆在身边的篮子中的木片,觉得自己像是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一样轻松。

    “哥,你抄完了吗?我们该回家了。”

    没等钟文休息片刻的时间,小花从殿外小跑着过来,小声的向着钟文说着话,还不忘帮着钟文提一提篮子。

    “行了,你不要提了,篮子有些重,我刚抄完,正准备休息一会儿呢,你就过来了,好了,我们回家去。”

    钟文连忙阻止提篮子的小花,篮子不重,但木片却是挺重,以小花的体格,想提着走回家去,想来是不可能的。

    木片是湿木片,而且厚重,十六片木片,少说也有二三十斤,别说小花了,就连钟文提着都有些吃力。

    兄妹二人迈着轻快的脚步,出了龙泉观大门,延着小山道,往着村子里走去。

    而此时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