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父与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钟文与小花说话间,钟木根夫妇抗着锄头正往家走来,秀如往常般,提着一篮子的野菜,嘴里还不时的念叨着家中的两个小家伙。

    “阿爹,阿娘,你们回来了,今天我们猎到野兔了,还有只大蛇。”

    小花站在小路中间,望向往家来的小路,好不容易等到钟木根夫妇回来了,这才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钟木根他们离着有些远了,听着小花的呼喊声,也没听清什么,到是听见了大蛇,这下可是把钟木根夫妇吓了一跳,小跑着往着小花这边过来。

    “什么?小花,你说什么?什么大蛇?”

    “阿爹,阿娘,今天我和哥去山林里面猎到三只野兔,还有一条大蛇,就在那里。”

    小花瞧见自己爹娘小跑了过来,兴奋的向着他们说了起来。

    “大蛇?大蛇在哪里?你们可有被咬到?可有受伤?”

    秀拉着小花,转着身查看了起来,心里担心的快要疯了,大蛇啊,这可不是什么蚯蚓啊。

    钟木根也赶紧小跑着回到家,看见钟文此时坐在空地前的石头上,急跑了过去,拉着钟文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起来,就怕漏了哪怕一点的地方没查看到。

    就连钟文的裤子都被钟木根给扒了下来,检查过后,确定钟文没有被大蛇咬着,这才放下心来。

    钟文此时的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飘过,这是个什么情况?自己好好的坐着,自己老爹跑了过来,就剥了自己身上的衣裳来。

    “大蛇咬着哪了?哪里有受伤没有?”

    钟木根急的向着钟文大声喊了起来,只能用喊来形容了,因为钟木根的脸上挂着怒容,一副要跟谁拼命的架势。

    “阿爹,没受伤,没被大蛇咬着,我和小花都挺好的。”

    钟文终于是明白了咋回事了,看来是小花作的怪了,估计也是没有解释清楚,这才遭了这么一顿毒手。

    “你们为何要去山林里?那里不是毒蛇就是野兽,要是被伤了可怎么办?”钟木根从不远处捡了根树枝拿在手上,指着钟文,不知道该训一顿还是打一顿为好。

    “儿他爹,小文的脑袋还有伤口,不要动气。”

    秀拉着小花回来,看见自己的夫君此时正要作势抽打钟文,赶紧出声阻止,就怕把钟文又给打伤了。

    钟文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心里暖暖的,这就是母亲,眼中只有子女,哪怕父亲要打,也会出声阻止。

    “阿爹,不要打我哥,要不是哥哥今天把大蛇砍死了,我就被咬了。”

    小花也站了出来,替钟文辩解了起来,虽然小人的声音有些小,但听在钟文耳中,却是异常的温暖。

    “好,你们俩说说,为何要去山林里,不知道里面有野兽和毒蛇吗?以前我没有向你们交待过吗?”

    钟木根或许真下不去手,举着树枝,迟迟不见落下来。

    “阿爹,哥今天带我去山林里下套子,说是要给阿爹阿娘套只野兔补补身子,阿爹,阿娘,你们看,篮子里有三只野兔和一条砍了头的大蛇。”

    小花听见自己的父亲厉声向着钟文问话,小人儿知道,此时要是不和自己哥哥站在一起,那树枝必然会打在钟文的屁股上的。

    钟木根夫妇随着小花的手指方向看去,一个篮子中,躺着三只大野兔,至于大蛇,他们到是没有见到。

    听着小花的话后,钟木根夫妇暗自落泪,要不是家里这么穷,哪里会轮到家中的两个小娃去山林里冒这么大的险啊,看着篮子中的野兔,心情复杂而又难过。

    “是阿爹错怪你了,以后可不要再去山林里了,山林里有很多的野兽,还有不少的蛇虫,真要是被咬了,想救都来不急的。”

    钟木根扔掉手中的树枝,摸了摸钟文的脑袋,但眼中的泪水,却掉落在钟文的手上。

    使得钟文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父亲在这个时候黯然落泪,想来心里是极苦的。

    “小文,小花,听你阿爹的话,以后可不要去山林里了。”

    秀走了过来,抱着自己的两个子女,宽慰着钟文与小花,秀她心里清楚,家里的穷困是没办法改变的,自己与夫君二人如何劳作,都换不回来一顿饱饭,苦了家中的两个小娃了。

    “阿娘,今天做野兔肉吃吧,我都好久好久没有吃到肉了。”

    小花在适当的时候,说出最为适当的话来,使得钟文不得不佩服自家小妹的聪明,以此来化解此时的尴尬,或许本来就没有所谓的尴尬,也只有钟文的心里所想罢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