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惊险一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钟文带着小花,离开了龙泉观,而龙泉观的道人,以及村子里帮忙的小孩们,依然在不停的修缮着那座破败的偏殿。

    钟文走在下山的小道上,小花跟随在身后。

    钟文脑中一直思索着刚才所见到的字符,字符中有不少关于天,道,人,等一些的字眼,也有一些其他常见的字眼。

    但其中也有一些钟文不认识的字眼,这才使得钟文一直无法组成词语或句子。

    从龙泉观下来的小道,坡度不大。

    龙泉观本来就只是修建在一座小山头上,并不是什么高山大泽,要从村里上到龙泉观来,也只有这条唯一的小道。

    龙泉观的一面是山壁,另一侧则是山林,山林之大,目前暂时无人知晓。而龙泉观的后面也同样是一面山壁。

    钟文一边延着小道往着村子里走去,脑中却是一边回忆着刚才所见的字符,可是脑海中却是一直没有个头绪。

    随既,钟文也懒得想了,等哪天抄录下来,拿回来再研究吧,说不定是一篇上好的道文,到时也可以卖给李道长,换取一些粮食或钱财。

    钟文这种思想确实也没有错误,但他却是不知,他真要如此做了,别说村民们会把他当妖物,估计就连观里的道长们,也会把他当作妖孽转世,说不定直接架在火上当成猪烤了。

    钟文不再去想字符的事,两眼开始巡视起四周起来,见到一些刺嫩芽,总会掐一些放进嘴中嚼着,就连后面跟着的小花也会吃上一些。

    对于小花而言,只要她认为能吃的,那是不会出声阻止钟文的行动的。

    回到家中后,钟文在家里寻了个遍,也没寻到件趁手的东西,钟文刚才还想着弄把弹弓什么的,可又发现,这时代又没什么皮筋什么的,随后又开始无奈了起来。

    “哥,你在找什么啊?”小花看见钟文在家里的茅草屋中到处查找什么,又去了灶房翻起东西来,虽然灶房里也没啥东西可翻的。

    “哥刚才想着找些东西,后来才发现咱家好像是没有的。”

    钟文说完后,坐在空地前的石头上,开始发起呆来。

    小花看着自己哥哥终于能安静下来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今天到底怎么了?不是去观里,就是在家翻找东西,随既走了过去,靠着钟文坐了下来。

    钟文眯着双眼,脑海之中,飞速的运转起来。

    想着该如何在这个时代好好活着,更或者该如何把这肚子填饱,总不能天天像以前一样,忍受着肚子饥饿去干活,而且自己的这副瘦弱的身子,也干了不什么体力活。

    一个现代的电力维修工,突然来到这个时代,真是有些难已言明其要害之处,而且对于钟文来说,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完全是未知的,或许有待他自己去打探,去发现。

    一两刻钟后,钟文睁开眼来,重重的叹了口气。

    家里就这么个条件,自己又这么副瘦弱的身体,想做些什么,都非常之难。

    钟文从石头上站了起来,小花靠在钟文的身上,差点摔倒了,好在钟文手快一些,要不然小花的小脑袋就得磕在石头上了。

    “哥”小花差点被摔倒,看着自己被钟文扶住后,向着钟文喊了一声。

    “小心一些,别摔了。”

    钟文起身后,去了灶房,手里拿着家里唯三的一把铁具——菜刀,家中其实除了菜刀之外,还有两把镰刀,而镰刀是用来割稻子之用的。

    “哥,你要干嘛去啊?拿着菜刀干嘛啊?”小花看见钟文从灶房里拿着把菜刀出来,心中好奇。

    “我们去上午我们下的吊脚套那里去看看,这都过去好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套到什么东西。”

    钟文手里拿着菜刀,顺手从灶房边提了个篮子,迈着小腿,往着后面的山林行去。

    小花不疑有他,只要自己哥哥正常点就好,别再魔障了,更不要再伤着脑袋了就行。

    钟文走在前面,手上挽着篮子,篮子里放着菜刀。

    小花跟随其后,一副冒似踏青的样子,眼神盯着小路两旁。

    篮子是用普通的荆条编制的,菜刀嘛,就不是什么好菜刀了,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了。

    据自己父亲说,这把菜刀,还是钟文的祖父的父亲传下来的,已经有不少的年头了,也算是家中唯一有些纪念价值的东西。

    兄妹俩往着山林边走去,一路无话,到是后面的小花嘴里念念有词,至于小花说些什么,钟文也不知道,心思都不在小花的身上。

    来到山林边时,钟文从篮子中拿了菜刀出来,紧握在手中,开始紧张的看着四周。

    虽然附近没什么危险,但钟文的记忆中可是记得,村里以前的一个汉子,进到山林里面砍树时,被一头野兽给袭击了,据自己母亲说,那位汉子的脖子都被咬断了。

    而钟文现在如此紧张之势,完全没有上午时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