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道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文,小花,你们怎么来了?小文,你脑袋上还有伤,可别再来干活了。”

    大生此时正在帮着修缮龙泉观的这座破败的偏殿,眼瞧着钟文与小花走了过来后,出声提醒着。

    “大生哥,我们只是过来看看,你也要小心一些。”

    钟文可不是来干活的,他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对于大生哥的善意的提醒,自己心里也是稍有感动,再说自己目前这种情况下,也干不了活的。

    大生哥,本家姓陈,大名叫大生,中等个子,身形瘦弱,穿着与钟文他们差不多的褂子,脚上到是有一双草鞋,陈大生今年十五岁,也是村中年龄最大的小孩,所以村中的小孩都称其为大生哥。

    钟文与小花站在广场上,看着众道人,以及大生哥和其他几个村中小孩,帮忙修缮这座破败的偏殿。

    “哥,你可不能去干活,要不然脑袋上的伤口又要流血了。”

    小花瞧了瞧钟文,看着钟文好像有些想去帮忙的样子,虽然小花知道,只要去帮忙了,就能挣上一份口粮,但就自己哥哥现在的样子,可不希望再受伤了。

    “小花,放心吧,哥我不会去干活的,你在这里站着,我进去里面看看。”

    钟文当然不是去干活的,就他现在的这副鬼样子,干个毛线的活啊,没被大偏殿上面的木头给砸死就算是好的了。

    钟文迈着小腿,往着偏殿里走去,本意想留在广场上的小花,却是不愿意看着自己哥哥一人进去,只得跟随其后,小人儿的心里,可担心着自己的哥哥的,得随时护在身边。

    以往的时候,小花基本也是如此的,到像是一个小保镖一样,钟文去哪,小花必然会跟随其左右,至于是谁保护谁,也只有小花还记得了。

    “小文,你走开一些,你挡我路了。”

    高药一手抱着一根短小的木头,从殿外正准备进到殿中,钟文正好此时来到偏殿门口。

    “高药,那你小心一些,不要被木头伤着了。”

    钟文瞧见高药抱着一根木头过来,赶紧让了让身子,还不忘叮嘱一声。

    “知道了,小文,你别进里面去,里面现在可乱着呢,小心你头还没好,又给伤着哪里了。”

    高药看着钟文让开了身子,抱着木头进到偏殿里面去了。

    高药,也是村中的小孩,比钟文大上一岁,身材与钟文到是相差无几,与钟文的关系也相对比较好。

    高药本来是没有大名的,只因两三岁时,身体非常的虚弱,好在有观里的老道长救治,吃了好几年的药,才渐好了起来,往后,高药的母亲为了感谢老道长,把家里养的唯一一只大母鸡送给了老道长,而高药也就从此唤着高药了。

    钟文没有听高药的叮嘱声,直接延着偏殿的殿壁,往着一角走去,小花跟随其后,心中纳闷,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去干嘛。

    道观里的道人,基本都在忙活着自己手上的事情,哪里会注意到钟文他们两人,再者,道观里也从来不禁止任何人进入,只要愿意进来的,基本都可以随意进入,但必须遵守观里的规矩即可了。

    钟文拐了两个弯,才来到偏殿一处的角落。

    这处角落多为一些大石块所打制的,也就是偏殿的基座。

    而这些大石块上,刻着一些字符,字迹模糊,石块表面早已风化,有着不少的年头了。

    大石块因时间的风化,表面布满不少的细碎石沙,稍稍轻拂,石沙即会掉落下来,甚至会把大石块上刻画的字符给抹除了。

    蹲下身子的钟文,大睁着眼睛,盯着大石块上的字符,细细数了起来。

    字符不多,几十来个字符,金文与篆文共有,也不知道是何年代,何人所刻画在这块基座石块上。

    “哥,这些是什么啊?”

    小花随着钟文一起蹲下身子,观看起大石块上的字符起来,小花因不认识字,自然也不知道这石块上刻画的是什么,看着就像是鬼画符了。

    “哥也不知道,估计是哪位古人刻在这里的吧。”

    钟文一直盯着石块上的字符,想从中知道一些什么,更或者想知道这字符里写的什么,可惜没有笔和纸,要不然的话,钟文一定要把这些字符抄写下来,留待以后慢慢研究。

    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