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龙泉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出了山林后的钟文,思忖片刻钟后,掉转方向,迈着小腿,往着龙泉观走去,小花也紧随其后。

    “哥,我们要去观里吗?”

    小花知道这条小道,是通往龙泉观的小路,她没少跟着自己哥哥走过,有时候在观里还有一些吃的,而且观里的道人,对于他们这些佃户家的小孩,也多有照顾。

    龙泉观与佃户之间,本来也只算是租庸关系,但活在这个世道,谁也不易,龙泉观还需要靠着这些佃户吃饭,佃户们,同样也需要龙泉观的田地养活一家老小。

    “嗯,我们去看看。”

    钟文其实想去看看龙泉观,以后生活在这片地界,少不得要去观里,得观内的道人打交道。

    而且,他的脑海之中,总是会闪现着以往在道观里见到的一些画面。

    “哥,一会儿去观里,你可不能去抗木头,要是又砸伤了,阿爹阿娘会担心的。”

    小花的小脸上,挂着紧张与担心,而且此时钟文的脑袋还包裹着一片布条,小花只是希望自己的哥哥不要再去帮工了。

    “放心吧,哥没那没傻,受了伤还去抗木头,哥只是想去观里随便看看,顺便看看有没有吃的。”

    道观里有时也会施舍一些粥,或者一些其他吃食,村里的小娃可没少吃过,而且观里的道人们都很和善,村里的小孩去到观里,也不会因为他们小孩就会被赶了出来,当然,这必须建立在尊守观里的规矩之上才行。

    一路行来,虽然看似不远,但也走得钟文兄妹俩有些累,身后的小花也同样如此。

    钟文自己是因为身体瘦弱,再加上前几天受伤流了那么的血,再加之去了山林里布了这么多的吊脚套,自然没有了过多的精力。

    至于小花,因其年龄太小,再加之瘦弱不堪,营养不良的状态,能走这么多的路,已然超出了本身的体力了,但好在刚才在山林里垫了些肚子,要不然也走不了这么远的路程。

    “哥,你看,大生哥他在观里帮忙。”

    小花的眼神挺不错的,老远的距离就瞧见了大生哥,正抗着一根木头进到道观里去了。

    “嗯,哥看到了,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吧,哥有些累了。”

    钟文随着小花指去的方向,也已经看到了大生哥。

    “哥,那你坐下吧。”

    小花扶着钟文坐在小道边上,随后也挨着自己哥哥坐下休息,还时不时的抬着头看了看钟文。

    坐下后的钟文,低着头,数着地上的蚂蚁,随手摘了一根杂草,放进嘴中叼着。

    样子看似有些惬意,但又有一些迷惘,虽然眼前的这一切,看在钟文眼里非常的熟悉,但也同样是陌生的。

    这条小道自己也不知道走过多少回了,而前面不远处的观道,自己也来过不知多少次了,可这一切,看在眼中,都显得有些虚幻。

    钟文在来的路上,心中一直寻思着脑中闪现过的一些画面,那些字符,那些壁画,使得钟文心中非常的好奇,因为这些字符,钟文是认识一些的,当然除了那些壁画之外。

    道观中的大殿内的好多墙壁上,都有刻画着不少的壁画,但钟文记得,此时正在修缮的那座偏殿,有一处偏僻的角落的基座石块上,刻着一些字符,字符不多,也就几十个字而已。

    那些字符属于篆书,而且是大篆,还夹杂着不少的金文。

    钟文不知道观里的李道长或其他道人,是否认识这些字符,但钟文是认识的。

    钟文前世之时,喜爱古文字,对大小篆以及金文多有研究,虽比不上那些专门研究文字的古文字专家们,但至少在普通的人当中,自己绝对是个专家。

    钟文此次来龙泉观,就是想再次确认一下,如果能研究出来的话,倒也可以卖与龙泉观,换些钱,哪怕换些粮食也是可以。

    至于他一个破小孩,如何解释知晓文字之事,他暂时还真没想出个好办法来,只待以后,再想个好借口了。钟文他这种作法,纯属找死,他一个破小孩,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