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李道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哥,你刚才着魔了,你可不要有事啊。”小花一手拉扯住钟文身上的衣角,一手抹着眼泪,心中担忧着,

    “小花,哥没有着魔,哥只是愣神了。”钟文实在没想到,自己失神的那会时间,把这个小丫头给吓着了,自己着实有些无脸了,毕竟,自己还占着人家哥哥的身体呢。

    “小花,不要哭了,哥饿了,家里有没有吃的?”钟文揉着的咕咕叫的肚子,从清晨到现在,就喝了两小半碗的水,不饿才怪。

    小花擦拭掉满脸的泪水,紧张的看着钟文,知道自己哥哥,从昨天就没吃过什么东西,除了阿娘喂了点米汤之外,就再没吃过什么了。

    “哥,家里还没有煮早饭。”

    “唉,这破老天,这是要我命啊。”钟文叹着口气,脑中闪现着以往家中的情形,心里对这破老天实在无语了,穿也穿了,难道还能穿回去不成吗?

    可他自己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把眼下家中的境况改变一下,哪怕多上一些粮食,多上一些其他的食物也好啊。

    小花知道自己哥哥肯定饿坏了,再加上昨天流了那么多的血,又昏迷了一晚上,是急要一些饭食来填肚子才是。

    “哥,等会儿爹娘干完活回来,就可以做早饭了。”

    “哥知道,哥去找找有什么可以吃的,这肚子太饿了,都快前胸贴后背了。”钟文看了看自己这副瘦弱不堪的小孩身体,也不知是福还是祸,更或许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无奈。

    小花站在边上听闻钟文想要找吃的,就怕自己的哥哥把家中的粮食给煮了,爹娘知道后肯定要心疼很久的,虽然知道自己哥哥以前不会这样做,但此时非彼时,因为钟文从清晨醒来后,就性情大变了,就如刚才着魔的样子,使得小花心中的担忧之色更重。

    “哥,家里粮食是有数的,娘每日都会量着来煮稀粥的。”

    “哥知道,不会动家里的粮食的。”钟文刚才心想着,在家中找找有没有什么可食用的东西垫垫这肚子,可身边的小丫头来上这么一句,算是绝了钟文的想法了。

    钟文并没有立即回到茅草屋中,被身旁的小丫头这么一说,哪还有脸皮去找什么吃的啊,抬着腿往着后面的山边走去,好在村庄依山脚而建,想来山林里必然不会缺少一些吃的,只是需要点胆色与力气罢了。

    小花见着自己哥哥往着后山走去,心中虽好奇,但脸上的担忧却是不减,迈着小腿跟随在自己哥哥屁股后面,一边走还一边不忘向钟文叮嘱小心脑袋的伤口,虽然小丫头的絮絮叨叨使得钟文有些无奈,但钟文自己也知道,自己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了,占了人家哥哥的身体,而且还是个十岁的小孩身体,等于是重活了一世。

    一路走来,钟文瞧见有不少可以食用的野菜,以及一些可食用的嫩枝芽和小果子,但手无寸铁的钟文,想挖些来吃也徒手无力,只得随手摘一些可食用的嫩枝芽放进嘴里嚼,也算是能缓解一下肚中的饥饿之感。

    小花跟在钟文身后,眼看着自己哥哥,摘了一些不知啥名的嫩枝芽,塞进嘴中大嚼起来,心里怕着自己哥哥是不是又魔障了,赶紧出声阻止着钟文。

    “哥,这个不能吃,有毒的。”说话的小花,伸出她那脏兮兮的小手,拉扯住钟文的衣角,不让自己哥哥再去摘那些有毒的嫩枝芽吃。

    “小花,没事的,这些嫩枝芽可以吃的,只是有一点点苦味,还有这些蛇泡子,也可以摘了洗洗吃的。”此时的钟文,肚子都已饿的阵阵绞痛了,哪还会顾忌这个时代人的常识与认知,尽快填一填肚子才是要紧的事,

    “哥,这个蛇泡子不能吃,有毒。”小花见着钟文指着地上的蛇泡子,松开拉扯住衣角的小手,慌忙跑了过去,往着地上的蛇泡子踩了几脚,踩的同时,还不忘用力扭一扭,把蛇泡子都给踩得稀碎,冒着白浆。

    “我去,你个小丫头,给我一边去。”钟文眼瞅着小花赤着小脚,把地上的蛇泡子给踩碎了,心中那个气啊,这可是自己的食物啊,还没到嘴就已不见了,伸手直接把小花扒拉到一边去了,蹲下身子,开始挑捡着还未被踩坏的蛇泡子来。

    “哥,不能吃的,有毒,你要是被毒死了,可怎么办啊?”

    小花眼见着自己哥哥摘起地上的蛇泡子来,心中担心自己哥哥真要吃要了这些蛇泡子,真要中毒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像爹娘交待了,不甘的眼神,拉扯着钟文的衣角,拼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