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3章 店员的“家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nbsp;   “差不多吧~”荀风白眼神飘忽,“说起来我们不是来跟小王说她姑姑的事情吗?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

    “哦,我就是顺嘴一问,有些好奇,毕竟在我的心里,你的年龄应该比你告诉我的大吧。”叶池絮转头看向小王,“你上次见你姑姑是多久真的是在梦里见的吗?我意思是说,不是我们现在的这个梦。”

    “是啊,就是普通的那种吗?大概是有一个下午,我躺在家里睡觉吧,就梦见她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应该是。”小王揉了揉自己的脸道。

    “那天我可没有刻意如梦,就这么躺下去睡了,结果梦境里的场景都太真实了。我还听见我爷爷叫我把什么东西端到客厅去,一拉开我卧室的门就见到了阴鱼那边的景象,把我吓一跳。

    梦里我奶奶他们还在和人争吵着什么,有几个脸超黑的人还拿着本什么东西在那翻来翻去。有的人还让我就近找张桌子坐下,桌子上都是摆满了的菜,看上去就跟过年的时候团年的菜色一样。

    我站在桌子的旁边,看着那一桌不认识的人,又觉得这个客厅里实在是太吵了,坐也不敢坐的……然后她就出现啦!”

    小王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总之我就是感觉到他牵着我的手很温暖,我在梦里的大小倒不是跟我现在一样大,就跟个六七岁的小孩似的。她拉着我从那个客厅出去,又跨了一道高高的门槛,就到了一间相当古朴的大厅。然后她推开一扇门,拿了一个草莓蛋糕给我,就叫我快回去。”

    说到这里,小王情绪又发生了些转变,她像是略去了一些什么内容似的顿了顿,眼眶也有些红。

    “总之她就叫我快出去啦,还站在门内跟我挥手,说她就在这里不出去了,让我快回家。我就听着那些人叫她小判官什么的,看不太清楚她的脸,也听不太清,只记得她叫我快走了。草莓蛋糕……好像也很好吃。”

    小王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那个之后我就醒了,还记得那个外面就是一坡长长的,台阶周围是蓝天白云和一望无际的草地……结合这些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我早夭的姑姑了。我也只是从我奶奶那里听到过一些她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温暖,应该是我的亲人才会这样对我。大约……应该是她吧。反正我醒来的时候都哭了,一直哭,怎么也止不住。”

    “就是她,今天过去的时候,她还让我们转告你好好学习。”荀风白出声道,“我们想着过年的时候会在花店里摆两桌团年饭,所以也邀请她过来了。”

    “真的吗?”小王抬起手擦了擦眼睛,像是刚才又哭了,“那我到时候能看到她的脸吗?我现在就记得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她应该是长得很可爱就是了。”

    “她确实超可爱。”叶池絮是看清了她的脸的,“感觉她长大了,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是吗!”小王双手撑在栅栏上有些激动。

    “不过你作为她的直系亲属应该是看不到她的。”荀风白开口道,“等你能看到她的那天,应该就是你们见面的时候吧……我是说,见面。”

    “啊……”小王抿了抿嘴,“奶奶跟我说,姑姑小时候可聪明了,两三岁的时候听到什么歌都会唱……我一直想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可是家里连一张照片也没有。也不知道最后他们把她安置到了哪里……我奶奶不知道,我爷爷他们没有告诉他,只是大致描述了一个方位,我去老家那边玩儿过,大概记得那匹山的样子和我梦境里的很像……”

    说到这里,小王又停了下来。

    “对不起叶姐,我可能有点太絮叨了。”

    “没什么,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叶池絮从自己的包里翻了一张纸给她,“还在园里带小动物呢,就不要用衣袖擦眼睛了,谁知道你衣服上有没有粘上什么毛会糊进去。”

    荀风白站在叶池絮身后侧耳听了听什么,又转头对小王道:“你离见到她还有好几十年呢,所以到时候你们再叙旧吧。”

    “意思是过年的时候她不能来,对吗?”小王问到。

    荀风白点了点头说:“她那边的工作挺忙的,可能到时候抽不出来时间。只让我转达你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有的时候不要偷懒。”

    “啊——”小王长长的叹了口气,“怎么连姑姑都知道我超闲鱼的。”

    荀风白笑了笑,说:“没有谁比他们那儿知道的更清楚了。不过你偶然间梦到她那儿也是缘分,也不是谁都可以梦入那里还好好的出来的。”

    小王抿了抿嘴,笑容有些悲伤:“我才推开门看到那样的景象的时候可害怕了,不过有她在,我就一点也不怕了。我只是一直觉得,姑姑好可惜啊。”

    荀风白又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了一块用透明餐盒装好的草莓蛋糕递了过去:“也许就是这种想法才让你见到她了,不过你现在也知道她过得很好了,是应该放下了。”

    “这是……”小王有些愣住了。

    “她给你的。”荀风白把蛋糕往前送了送,“给你的,你就拿着吧。说是什么开缘的。”

    “哦。”小王伸出双手来把蛋糕盒子接过。

    “开缘的?”叶池絮迅速抓住了重点,转过头去问小王,“你求缘了啊?”

    “我没有啊。”小王打开了蛋糕盒子,只闻见了草莓的清香扑鼻,“我只是……家里的事情我也跟你说过。因为这个,我一直想着之后都不要结婚,也没有想过会有缘分什么的。也许……是她稍微有些担心我吧。”

    “啊——这样啊。”叶池絮听了这话抬手拍了拍小王的肩膀道,“没关系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我就觉得一个人挺好的,什么结不结婚的都不重要,也对谈恋爱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不过你看,我现在不也是在谈恋爱吗?所以,不要失望啊小朋友!你的人生还长啊!”

    小王看看她,又看看荀风白,愤怒地咬了一口蛋糕:“不带这么撒狗粮还送上门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