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五节 抓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虽然已经是联邦总参谋长,周以铭却无法控制整个军部。包括法肯上将在内,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拥有令人畏惧的权势。当然,在应对帝国威胁和战争这种问题的时候,他们都有着相同的意愿。

    “派出军法官和内务部队,相当于对移民星球进行军事管制。加上临时处决权和军事法庭。。。。。。这很容易引起民众反感。。。。。。周,我能够理解你内心的愤怒,也明白你想要尽快解决问题的迫切心理。可是这样做,是不是过于强硬了?”

    一名头发花白的上将疑惑地问。

    “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等下去。“苍天之怒”要塞坚持不了多久,第二道防线还有百分之四十的军用设施和士兵没有到位。至于在移民星球前列的第三道防线。。。。。。相信就算我不说大家也很清楚————那根本就是一条存在于纸面上的线条。没有宇宙警戒器,没有电子监控装置,更谈不上什么大型对空炮台和激动舰队。不错!我们的军工生产能力的确优于帝国,存积在仓库里的战舰数量,足够编成二十个标准舰队。就连每个月产出的战舰,也要比泛联合多出百分之十二左右。但我们没有士兵去开动它们,没有足够的人员去操作。先生们,想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硬起心肠,拎起刀子,狠狠杀上一批人。。。。。。他们的脑袋,是震慑并且胁迫观望者的最有效工具————”

    以军人的标准,周以铭的身材算不上高大,但此刻他的存在,却让所有人都有种无法忽视的重量。其实,类似的想法在很多人脑海里都出现过。然而,一晃而过与最终成为现实,根本就是两种不言而喻的概念。

    “没有压迫,纸面上的命令永远不会被真正执行。官僚主义和地球联邦的存亡。这是一道诸位都知道答案的选择题。我不想奢谈什么该死的民主,也不想再次重复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先生们,这无关于善恶,完全在乎自己对于“责任”这连个字的理解。如果挽救联邦需要一名最凶狠残暴的屠夫。那么。。。。。。我会拿起那把刀。”

    大厅里一片沉默,将军们彼此对视着。几分钟后,他们不约而同举起了右手。

    。。。。。。

    n76号移民星球,上午九点。

    斯科维恩少校走进星球民政部长办公室的时候,麦尔斯正在享用早餐。

    餐盘里横摆着一条很大的奶油烤新鲜石斑,旁边放着半只已经切开,准备淋上酸汁的柠檬。瓶子里的胡椒应该是现磨的高级货。热烘烘的面包散发着香气,昂贵的白瓷小碗里则装着腌菜沙拉,配以清淡的啤酒。

    斯科维恩对于饮食没有多少研究。不过他却知道————像这样大的石斑鱼,在市场上的价格不菲。至少,要花去自己月薪的三分之一。

    麦尔斯身体向后靠着椅背。他的长相很有威严,五官虽然不如选美先生那样完美,却正好能够让人对他肃然起敬。就好像在一群个头不高的矮人中间,身材高大的存在。总会令人瞩目。而且,当很多同龄男人在这个岁数开始谢顶,或者头发变白的时候。他的头发仍然乌黑浓密。

    “哦!很少有军官在这个时候进入我的办公室。呵呵!你也看到了,我正在吃早餐。公用厨房的备料总会比实际数量多一些,我可以为你另外要上一份。当然,是免费的。”

    虽然很不喜欢被人在这个时候打扰,麦尔斯脸上仍旧堆着笑,手里握住的餐刀,也用力切割着已经剔去骨刺的鱼。

    斯科维恩面色冷漠,他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现在已经超过正常上班时间,不过从对面星球民政部长进餐的速度来看,想要他进入正常工作状态。至少还需要等待一个多钟头。

    “我受军部委派而来。”

    斯科维恩拉开皮包,取出一份文件递了过去,直截了当地说:“截止这个月三十号以前,n76号移民星球需要征召五百万名新兵。现在,由我对这件事进行全程监督。”

    “嗯。。。。。。嗯!我明白,我完全明白。。。。。。”

    民政部长的目光丝毫没有从奶油烤石斑身上移开的意思。肥美的鱼肉填充了他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以至于他只能频频点头,加上含糊不清的简短字句来作为回应。

    “半小时以前,我刚刚去过补充兵训练营。那里的新兵只有不到八千人。”

    斯科维恩冷冷地注视着麦尔斯,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少校!你必须明白。。。。。。征召。。。。。。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民政部长用力咽下嘴里的鱼肉,抿了一口啤酒,很不高兴地抬起头,说:“联邦是民主国家,我不可能像帝国贵族那样对民众提出要求。公民享有绝对自由,在不违背法律的前提下,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图去做任何事情。无论你或我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没错,我的确收到了总动员令,也对媒体和报纸公开了我们目前面临的困难。你知道那些记者是怎么说的吗?他们嘲笑联邦政府是吃饭不做事的猪,讥讽联邦军比雇佣兵都不如。嗯!你应该多看看报纸,看看电视,再听听广播。有很多人不愿意加入军队,他们宁愿。。。。。。”

    “什么时候能够征召足够的士兵?五百万,是这个月的征兵额度。下个月可能更多。”

    斯科维恩毫不客气打断了部长的长篇大论。

    “这永远不可能————”

    麦尔斯颇为恼怒地瞪着这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军官:“不要说是五百万,就算五万人也不可能。我已经说过————民众对这件事情丝毫不感兴趣,他们不愿意上前线。对此,我毫无办法。少校,在联邦,所有一切都必须以法律为基础。”

    “你说得对————”

    斯科维恩点了点头:“办成这件事很难。我们需要竖立典型,需要人们对军方充满信心。”

    “没错!你应该首先和媒体谈谈,而不是在这里妨碍我吃早餐。”

    “你不打算给予我任何帮助?”

    “民政部不可能插手军方的事情。就像你的私生活细节永远不会透露给别人。”

    斯科维恩眼里释放出非常诡异的微笑。他大步上前,没有任何预兆。猛然抓起民政部长的衣领,将其整个人从办公桌背后硬生生拖拽出来,扔在地板上。在对方尚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从衣袋里摸出一支金属指套。用右手戴紧,朝着麦尔斯那张颇具威严的面孔狠狠砸下。

    惨嚎!

    痛骂!

    渐渐的,民政部长完全瘫倒在地,身上伤痕累累,虽然他皮糙肉厚,但连续挨了几十下重拳,也根本不是能够承受的痛苦。尤其脸上的肌肉已是一片肿胀。眼圈被打得乌黑发青,嘴唇也无法合拢,面颊两边绽破的皮肤下面渗出血水,地板上随处可见散落的带血碎牙。

    麦尔斯手脚不受控制地抽搐着,他的意识仍然清醒,身体疼痛尚未影响到大脑思维判断。他努力睁大双眼,透过血红色的薄雾,用明显带有哭声的强调怒骂:“。。。。。。你。。。。。。你这个疯子。竟敢无故殴打联邦官员。。。。。。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