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章 白虎劫 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虎出现,那可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因此,扎都罗一路上快马加鞭,用了不到三天时间便从鄂尔浑城抵达阿喳嘎部驻地。

    扎都罗不是一般人,他是大汗布尔罕的弟弟,是北军统制将军,可以节制喀尔喀六个万户部,当然也包含林中部落。对于这样一位尊贵的主儿,阿喳嘎部上下焉能不重视?

    “哈哈!扎都罗殿下!您能来我阿喳嘎部,真是使我等受宠若惊啊!小人安达满为您牵马坠蹬!”

    文阿宝是闷葫芦,所以,这接待的任务就自然落在了安达满身上,昨天他可是从范章京处没少学得这些文邹邹的说辞,今天正好受用。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扎都罗对这个安达满很是厌恶,他马鞭指着其人,问道:“这人是谁啊?”

    文阿宝想也没想,回道:“殿下!他就是您的向导啊?您要猎杀白虎全凭他了,他可是我们部落最好的猎手。”

    真是不长脑子,安达满暗骂。

    “白虎?谁说我是来猎杀白虎的?你有见过带一千侍卫出来狩猎的吗?哼!本台吉是来巡视边境的!”

    扎都罗神经大条,可不代表着他没有警觉性,不要忘了,他可是赤那思大营出来的,又是豹骑军统制。如果让汗兄知道他为专门狩猎白虎而莅临阿喳嘎部,就算汗兄不会拿此说事儿,那些个御史大夫怕也饶不了他。

    扎都罗气恼,文阿宝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今天的计划可是在扎都罗酒足饭饱之后才动手,可因为自己的愚蠢,引得扎都罗警觉,接下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手中解刀握得更紧了些。

    幸好大长老一席话岔开话题。他说道:“殿下!您一路行来车马劳顿,我们为您备下了丰盛的食物,还请殿下享用。”

    扎都罗被邀入阿喳嘎部,简易的桌子是用一整块树桩做成,样子虽然不怎么好看,但胜在实在自然。桌上也确实摆满了丰盛的食物,有:烤野猪、烤蘑菇、傻狍子、松鸡、甜草根,还有各种各样的苔藓地衣。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丰盛食物?”

    倒不是扎都罗嫌弃食物不好,他确实已经饿了,而且对于桌台上的食物也很有食欲,但看到周围站满了阿喳嘎人,一个个抿着嘴,流露出一种渴望的神情,尤其是那些孩子们,他又怎么能吃得下?

    扎都罗是生气了吗?这餐“丰盛”的食物是安达满刻意安排的,本来他可以提供真正丰盛的美食,可他想一来阿喳嘎部什么处境可能扎都罗知道的一清二楚,很有可能背后也有他的极力推手,过于丰盛,可能会引起扎都罗的猜疑。二来,他要试试扎都罗的脾性。这位出生高贵的合赤惕贵族,乃是大汗布尔罕的弟弟,从小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美味珍馐,他对于这样粗糙的礼遇能够接受吗?既然不能接受,那就嚣张吧!跋扈吧!他做得越是过分,阿喳嘎人对合赤惕人的恨就增加了一分。

    扎都罗询问,文阿宝以为扎都罗是个比蒙力克还难伺候的主,当即跪倒请罪道:“殿下!阿喳嘎人生活不易。此地穷山恶水,这就是我们能拿出来的最好食物了,若是殿下不满意,我们明天……哦不!现在就去猎杀更好的野物奉上!”

    扎都罗扶起文阿宝说道:“文阿宝首领误会扎都罗了!我并没有嫌弃的意思,我也知道阿喳嘎部生活不易,既然如此,那又为何要让族人们忍饥挨饿而成全我等呢?你当我扎都罗成什么人了!”

    作为扎都罗的随行亲军,自然也被奉为贵客邀请到餐桌,只是这一桌子的食物,他们实在难以下咽。对于阿喳嘎部如今的境遇,扎都罗也了解了一些。他这个二哥这次也确实有些过分了,看看将一个部落都整治成什么样子了?不行!这次回去一定要劝他改正,否则他不介意向汗兄汇报。

    扎都罗招来侍卫统领说道:“去!将我们的干粮拿来,分予阿喳嘎部民众!”

    “是!”亲军统领领命离去。

    在合赤惕部,很早布尔罕就已经开始着手军粮的研究。为了满足军队在体能和热量上的需求,也为了便于收集、制作和运输,合赤惕部演化出了品种繁多的军粮产品。小烤肠、兵粮丸、奶粉、和肉糜的配伍是扎都罗的最爱,当然还有玛仁糖。

    扎都罗此番出行狩猎带足了半个月的口粮,当侍卫将这些食物分发到阿喳嘎部众手中时,人们接过食物,内心在想,原来合赤惕部还有好人?

    安达满安排的极好,但他对于人性的把握还是太差劲了。扎都罗习惯了美味珍馐没错,可那些东西吃多了在他的眼里也不过就是果腹之物罢了,哪如眼前这些苔藓地衣令人有想尝试的冲动?扎都罗之所以表现成那样,完全是因为看到了阿喳嘎部凄惨的生活所致,而他散发食物?却又让文阿宝及大多数阿喳嘎人有种后悔今天的决定,如果可以的话,通过这位北军统制?或许可以让蒙力克改变主意?

    小烤肠只要有火,略微加热便可食用,即使是生食也无关紧要,味道还特别好。兵粮丸是由荞麦面、栗面为主料,辅以甘草、薏米、蜂蜜,可以充盈饱腹感,只要吃上两个一天都感觉不到饿。至于奶粉、肉糜和玛仁糖更让阿喳嘎人喜欢的不得了。

    一个颇为严肃宴会,被扎都罗瞬间整成了部落大联欢,此刻阿喳嘎人甚至忘记了他原定计划,忘记了仇恨,大家一同载歌载舞好不快乐,多少个日日夜夜,阿喳嘎人没有尽情的放纵了,所以大家不愿过早结束……

    “安达满!要不我们不要做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怀抱这一坛阿喳嘎人上好的果子酒,心中犹豫不决,始终不让安达满将药放在酒里。

    安达满没有生气,反而苦口婆心的说道:“我也不想这么干,可我们若是不这样做,我们的族人几时才能回来?合赤惕人在鄂尔浑筑城,完了还有乌兰乌德,还有库布苏,还有赛音达。草原上有太多需要筑城的地方了,只怕我们的族人这辈子都不能得到解脱。你想想吧!”

    说完,安达满再没有强迫,只是将药包放入年青人手中,让他看着办吧!

    这可真是艰难的抉择,一面是良心上的谴责,一面是对亲情友情的怀念。……但最终,年青人还是选择了亲情。

    “好酒!当真是好酒哇!”扎都罗一抹嘴巴,就对这酒大加赞赏。当又一批果子酒送到,士兵们就迫不及待的讨来品尝。合赤惕士兵喝惯了马奶酒,以为那是世上最好的酒,没想到阿喳嘎部却也有可以匹敌的佳酿。

    对于这果子酒,文阿宝自豪的说道:“殿下!阿喳嘎部驻地,所处极北,夏日十分短暂,冬季漫长。再过不到两个月,就要大雪封山了。天寒地冻,阿喳嘎人唯有果子酒暖身驱散寒气,是以这酒特别的烈,一口下肚,火辣辣的,真是爽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