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四十九章 诛仙剑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是绝世容颜也会因此老去。

    苏云正色道:“苏劫是我儿子,还请娘娘手下留情。”

    天后娘娘沉默片刻,道:“我替令郎做了这个罪人。外乡人恢复之后呢?苏君能保证外乡人和帝混沌不会有另一场论道之战吗?似他们那等人物,对大道尽头的渴望,胜过世间一切。苏君,我经历过当年他们的战斗,仅仅是他们战斗的余波,便让太古宇宙支离破碎。至今回忆起来,我犹自不寒而栗。”

    苏云沉默下来,他没有经历过那场论战,无法感受到天后等人道心中的恐惧。

    过了片刻,苏云方才徐徐道:“我无法保证帝混沌复活,外乡人恢复,是否还有一场论战。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倘若他们还有一场论战,那么我会参与其中,让他们无法威胁到仙道宇宙。”

    天后娘娘低头笑道:“苏君啊苏君,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想利用众生的求生本能,为自己寻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那时候,会不会有一场更大的破坏?你不能保证。”

    她面色沉下,道:“我不想与苏君为敌,但我决不能坐视外乡人恢复,帝混沌复活!苏君,多谢你宽慰,但我道心稳固之后,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

    苏云笑着离去,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声音远远传来:“这正是我欣赏的天后娘娘,那个与世人道不同,却沿着一条路一直走下去的天后娘娘!不过有一天,你会被我说服!”

    天后凝视那座残破的大道之门,突然迈步走入门中。

    这门中的道与她的道相合,有助她的突破。

    不过,她即便突破到道境十重天,帝混沌也无法因此续命,因为她所修炼的巫仙之道并不在三千仙道之中!

    她与苏云一样,都是八大仙界中的例外!

    苏云一路来到第三十一重天,仰头看去,只见四座破破烂烂的门户屹立在那里,四座门户中漂浮着一口口断剑的碎片。

    帝丰站在那四座门户之外,伤痕累累,身受重创!

    苏云面色肃然,这四座剑门尽管已经残破,但是依旧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苏贼!”

    帝丰咳血,呵呵笑道:“这四座门户中蕴藏着剑道的至高奥妙,踏入门中,便会激发剑阵,亲眼看到剑道的终极力量!苏贼,你与朕同为剑道上的最高天赋,不想见识一番吗?”

    苏云向那四座剑门看去,毛骨悚然的感觉更甚。

    这四座剑门的锻造者应该是剑道上走到了大道尽头的存在,其人对剑道的领悟,烙印在四座剑门之中。

    尽管四座剑门破碎,但凭借着对剑道的敏锐感应,苏云依旧可以感受到那人剑道的奥妙。

    以及恐怖的杀机!

    苏云定了定神,看向帝丰,帝丰就是在这四座残门和残剑下身受重创!

    “帝丰陛下既然进入了四座剑门,那么是否领悟出剑道的第十重天?”

    苏云目光闪动,凝视帝丰,道:“我能觉察到炼制四座剑门的人,他的剑道可以启迪你修炼到第十重天。你为何没有在门中悟道,反而走出剑门?”

    他目光奇异,道:“你怯懦了?”

    莹莹一直坐在苏云的肩膀上,记录这一路上的见闻,闻言不由得抬起头来,露出笑容:“士子已经深得我的真传了。”

    帝丰脸色微变,哈哈笑道:“怯懦?在朕的身上,从未有过怯懦这个词!朕之所以从门中出来,是因为这是诛仙剑门!门中悬挂的是诛仙四剑,专门克制仙道!但凡修炼仙道之人,进入门中都会被诛杀!”

    苏云冷冰冰道:“你还是怯懦了。铸剑门的前辈在剑道上有着至高成就,想得到他的剑道,便须得至诚于剑,须得舍弃其他一切大道,只有剑道!那位前辈只是要你舍弃其他大道,你便止步不前。帝丰,你愧对你手中的帝剑!”

    帝丰面色一沉,手中帝剑嗡嗡震动。

    苏云冷冷道:“倘若帝剑落在我的手中,我必然会带着它去看剑道的至高峰,哪怕死在峰顶,我亦无所畏惧!而你却不成。步丰,你尽管见到剑道的至高峰,却永远无法攀登上去!”

    帝丰手中的帝剑剑丸震动愈发强烈,这件至宝也有剑心,觉察到帝丰剑心不纯,竟有要抛弃他径自飞走的打算!

    帝丰冷笑道:“既然云天帝的剑心纯粹,为何不踏入剑门,问鼎剑道的至高峰?”

    苏云面色肃然,沉声道:“这是因为我手中无剑!我没有天下最强的宝剑在手!我去见识剑道最高峰,倘若没有一口最锋利的宝剑与我一起去见识这一幕,岂不是一大憾事?”

    帝丰催动法力,压制手中帝剑剑丸的躁动,咬紧牙关。

    苏云诚挚万分道:“倘若步丰肯割爱,我带着帝剑剑丸,印证剑道的第十重天,即便死在剑门之下,又有何妨?”

    帝丰怒喝一声,突然腾空而去,不敢停留。

    莹莹和碧落不禁呆滞,帝丰虽然受伤,但也绝对是可以威胁到苏云性命的存在,没想到竟会被苏云三言两语惊退。

    碧落由衷道:“陛下的剑心令帝丰也自愧弗如,羞愧而退。倘若帝丰把帝剑交出来,陛下会进入剑门吗?”

    “怎么可能?”

    苏云笑道:“我的剑心并不高明,岂会进入剑门送死?但倘若换做是印门……”

    他面色肃然,眼中有着明亮的光:“就算是死,我也要进去,见识印之道的最高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