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四十九章 诛仙剑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弥罗天地塔一重又一重天走过去,苏云见识到了一种种奇特的证道至宝,有造化之道的至宝,有造物之道的至宝,也有宇之道、宙之道、天道、地道等高等大道,让他眼馋。

    这些证道至宝向他展现了另一种不同的文明架构,巫道的文明。

    与至尊殿堂和异域道界流传下来的文明不同,巫道的文明更加注重法宝,借法宝来传道,给他很大的启迪,得到的感悟也与至尊殿堂和异域道界不同。

    只是时间急迫,他无暇驻足,而且修为上也差了点火候,很难独自对抗这些证道至宝的光芒,所以他只能加快速度往前赶,去追赶大小帝倏、邪帝、帝丰等人。

    “三十三重天证道至宝,门和旗这两个门类的法宝最多,看来巫道与门和旗这两种法宝比较相合。”

    苏云总结这一路上的观察,暗道:“倘若修炼巫道,应该从这两种法宝着手。”

    他还遇到一幅道图,这图中蕴藏的大道,竟然与他的先天一炁有些相似,应该属于帝忽所说的鸿蒙大道,但是底层架构是巫道架构。

    苏云驻足片刻,没有在这幅道图多花费心思,因为这件鸿蒙至宝的威能尽管浩瀚无边,但是在大道理念上已经比他的鸿蒙符文逊色良多,给不了他更深层次的领悟。

    “倘若能将这三十三重天的证道至宝都参悟一遍,我的鸿蒙符文必然可以更胜一筹,说不定可以让先天一炁提升到第六重天。”

    苏云心中稍稍有些惋惜,参悟这些证道至宝太凶险,而且耗费时间太长。

    这时,他看到了天后娘娘。

    在天后前方是一座破碎的门户,漂浮在迷人的巫仙道光之中,道韵很是奇特。

    苏云走上前去,疑惑道:“天后为何驻足在此?追杀帝忽,瓦解帝忽复活帝混沌外乡人的阴谋,不是更为重要吗?”

    天后娘娘迷恋的仰望这座门户,道:“云天帝资质悟性无以伦比,甚至连第一仙人也比不上你。我有一事请教。”

    苏云脸色微红,天后娘娘很少夸奖他,现在突然夸奖一句,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本宫自第一仙界得道,成道之路崎岖。别人修的是仙道,我修的是巫仙之道。”

    天后道:“第一仙界覆灭,葬送在劫灰之下,无数仙神死亡,惟独本宫是巫仙,因此没有劫数。长久以来,本宫经历了六朝仙界的覆灭,一直安然无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特殊的,直到不久之前,我才知道,原来我只是被外乡人栽培出来,为了治愈他的道伤而栽培出的种子。”

    她脸色暗淡下来,低声道:“我一点也不特殊。嘿嘿,什么所谓的女仙之首,都只是人家给你的假象,用来迷惑你的东西而已……”

    苏云能够明白她的心境。

    从第一仙界至今,天后一直都是最为耀眼的存在之一,哪怕是身处在帝倏、帝忽、帝绝、原九州、玉延昭等人的光芒之下,但她依旧青山不倒,这些存在的光芒逝去,而她的光芒却一直存在。

    就是这样耀眼的一位女性,突然发现自己存在的意义,只不过是另一个人的工具,其道心的受挫可想而知。

    “苏君,你我是朋友,你告诉我。”

    天后娘娘仰着头,看着那座破败的门户,轻声道:“这巫仙之道,我走错了吗?”

    她转过头来,苏云微微一怔,只见天后娘娘脸上多了几道皱纹,鬓角也多了几率白发!

    先前她是绝代的佳人,现在却像是一个逐渐苍老的妇人,从前明亮的眼神也变得迷茫,有些惶恐和不安藏在其中。

    “我走错了么?”

    她声音中有些惊慌,喃喃道:“我的存在,只是为了救活外乡人,救活他,让他摧毁世界……我的存在,就是被他算计好的一生,就是一个错误……”

    她的头发在渐渐变得花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老。

    苏云脸上挂着笑容,笑道:“怎么会呢?天后是独一无二的天后。当年帝混沌外乡人论道,听讲的人不计其数,能够领悟出仙道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够领悟出巫仙之道的人又有几个呢?能够在长达八百万年的光阴中饱受他人白眼,饱受他人指摘,一个人沿着巫仙之道走下去的人,又有几个呢?”

    他迈步走到天后身边,与她并肩而立,悠然道:“倘若天下人都说我领悟的东西是错的,倘若天下人都修炼仙道,一个个成仙,一个个变得极为强大,惟独我一人还在慢吞吞的啃着不成熟的巫仙之道,我怀疑我坚持不到八百万年,坚持不到我的道大成的那一天。做到这一步的人,本身便是奇女子。”

    他转过头来,看着天后,笑道:“我若是外乡人,我不会把自己疗伤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娘娘,你不是他的棋子,只是他的幸运,他恰逢其会,需要一位娘娘这样的存在。”

    天后娘娘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苏云道:“倘若没有娘娘,他无法寻到另一个能够治愈他道伤的存在,那么他只能栽培一个,教导此人,慢慢修炼,期待他长大成人,变成娘娘这样的存在。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娘娘与他结了一个善缘。”

    天后娘娘突然间像是放下了一个莫大的重负,轻松下来,道:“他栽培的这个人,便是令郎。”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外乡人的工具,陷入崩溃之中的道心顿时轻松,脸上的皱纹也在渐渐平整,白发复黑,又自年轻起来。

    似她这等存在,岁月无法使她变得苍老,能够让她变得苍老的,只有其道心。

    当心中的坚持不再,即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