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死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密林中,王存业和大宝和尚都激烈喘息着,努力恢复着体力和真元。

    王存业呼吸了片刻,站定,从怀里取出一块油纸包的牛肉,撕下一半,丢给了大宝和尚,自己就咬着吃了。

    大宝和尚也撕着吃了,这时却听着眼前少年说着:“你若是身披重甲,战力可以增强三倍。”

    大宝和尚听了,不由苦笑,说着:“我是江湖人。”

    “江湖人?”王存业冷笑着,将牛肉吃下,说着:“要不是弩弓买不到,马匹在岛上无用,我早就宝马重弓长枪了。”

    根据王存业估计,身披重甲,有着良马,手持长枪硬弓,战力可激增十倍。

    大宝和尚不知道怎么样说,只得苦笑。

    吃完了牛肉,只见这少年又说着:“躲入密林是不错,但岛屿不大,如果只是消极抵抗,必被各个击破,现在唯一之计,就是依靠密林自动出击,杀之。”

    说到后来,王存业语气隐含杀意,让大宝和尚都是一凛,就在这时,后面有人说着:“这位公子所说甚是,不如我们协手。”

    远处一行人过来,血迹斑斓,为首的一个中年人说着,大宝和尚自是无可无不可,却见着王存业一哂,说着:“你对我有杀意,我不敢和你同伴。”

    这人自然是胡老大,他第二次邀请了,却不想这少年这样干脆,直接点破了,再无合作的可能,心中怒火直冲,却作出委屈相:“公子何出此言……”

    话还没有落,王存业转身就行,胡老大眸子怒意一闪,却向着大宝和尚说着:“禅师,您看……”

    刚才厮杀,大宝和尚和王存业所向披靡,却是看在众人眼中,争取不了王存业,还可争取这大宝和尚。

    大宝和尚面粗心细,合十行礼一下,就转身离开,却是和王存业一起去。

    虽只认识一刻时间,但战斗默契就培养出来,别看大宝和尚所向披靡,真的杀了水族,王存业不比他少,这时生死关卡,是选择庸人还是选择王存业,这简直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决定。

    见着大宝和尚远去,胡老大脸色铁青,这连连受辱,就算是这时,也觉得难以忍受,牙齿都咬的格格响。

    王存业却是不加理会,直入松林,昨天有着小雨,这时林中,土味混合着清新的味道,黑暗一片,却是看不清楚。

    王存业默默呼吸着,对于战斗和杀戮,在冥土经过百年的王存业并不陌生,不过用的不是神念,是肉体搏杀,总体上还是第一次,就在这时,一些声音传入耳中。

    王存业神色一动,低沉的说着:“禅师,你破开敌阵,我行杀伐!”

    王弘毅的剑法,出自于奕剑决,但内在气机却完全不是,冥土阴寒酷烈,又有着龟壳之助,因此阴毒异常,一丝剑气柔中带针,一旦入体就直循而上,或攻大脑或攻心脏,中者难有幸理。

    “杀!”大宝和尚大吼一声,纵身一跃,冲出了密林,而紧跟在其后,就是王存业,再后面,又有十几个拣便宜的人,跟着杀了上去。

    大宝和尚迎面遇到一队水族,禅杖一挥,只听“噗”的一声闷响,一颗水族的鱼脑就炸开,血浆点点溅起,话说这水族有个好处,就是鲜血比人类要少,要是人类被这样砸开,就要飞溅三尺。

    王存业悄无声息上前,呼吸韵律,剑光一闪,点点寒星,几个被强力震开的水族,或胸或脑,顿时一点血花。

    只要中得一点血火,顿时麦子收割一样倒下。

    一个水族队正见此,顿时加入战斗,挥枪闪电刺来,王存业不管不顾,剑光一转,周身三个水族顿时毙命,血液从伤口喷出溅到地上。

    几乎同时,大宝和尚禅杖一挥,枪禅相交,“轰”的一声,这水族队正只感觉到一股巨大力量回撞回来,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开来,直向后退去。

    王存业瞬间抓住机会,穿过数个水族,剑光一闪,就点着这个水族队正的胸口,这水族队正大叫一声,喷血鲜血,当场毙命。

    众水族大骇退开,一时不敢前进。

    后面众人看了,真是目眩神迷,大声叫好,这二人一刚一柔,配合的天衣无缝,大宝和尚以刚力破开敌阵,只要一旦破开,王存业立刻就行杀着,里面没有多余动作,端是杀人如草不闻声。

    后面胡老大见了,心中顿时震怖,心中只想:“这小子如此剑法,这怎么得了……”

    后面一声号角,众水族才反应过来,嘶叫一声,直扑上去。

    王存业也不带回气,转身间自腰间抽出一张符箓,法力一催,只见这符箓,八寸一厘长短,丹砂画于其上,红丹砂黄裱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