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上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阴历九月二十八·深秋

    西城门隔了三里,就是沂水河,沂水河相当开阔,三里宽,一眼望去,真是水天一色,是处好风景,往近处看,还可以看见鱼儿从水下游过。

    中午时分,就有着甲兵林立,直到一处码头,码头上早停了三艘大船,而几十个衙兵也跟着望着城门。

    会场大门紧封,所有人都已站立,一片寂静中,同知范闻上前,后面有四人按刀随行,到了台阶上,整个院子一下子变得肃穆森严。

    范同知四十岁年纪,这些日子为解救女儿四处奔波,就在魏侯里他也使了不少力,只是却是徒劳,此时两鬓有了丝丝白发,眼眸虽神光湛湛,还是显了老态。

    范闻立定了,众人只得行礼。

    “诸位请起!”范闻沙哑着嗓子说:“今天九月二十八,是河神娶亲的日子,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这次新娘却是我家小女。”

    这话一出,下面就是一阵议论,范闻双手虚按,又静了下来:“本官虽是主持,具体事情由葛克营正说明。”

    葛克是一个年轻的军官,三十左右,英气逼人,这时跨前一步,按剑说着:“自受到侯爷征召后,你们就受军法约束。”

    “大军已开到,北路东路山道都已封锁,要想临阵脱逃者,一律格杀,并且汝等家门都有亲兵和衙兵守卫,你们别有妄想,以免祸及家族。”

    说着命着:“抬上来!”

    众人看去,就见得二个亲兵各拿出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二颗血淋淋的头颅,两个都狰狞着表情,煞是吓人。

    “是蔡二爷。”

    “还有李爷。”

    下面的人议论起来了,这时葛克也不语言,冷笑着看着,等人声渐渐平息,才说着:“这二人胆敢逃亡,已经正法,并且魏侯下令,今天就诛其全家!”

    这话一落,众人不由胆寒,个个面面相觑。

    “官府已在棺材铺定了三百口上品棺材,要有牺牲者,就每人一口,厚葬!”葛克按剑踱步,说着:“并且无论胜负,你们家族都会减税十年,免赋十年,每户赐白银百两!”

    “你们都是勇士异士,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杀得妖族,就可获胜,我的话说完了!”葛克说到这里,头颅撤下去。

    接着又抬上来两大盘,很是沉重,一个年轻人上来,拱手说着:“我是范世荣,同知的儿子,大家请看。”

    上面盖着红绸,范世荣一把把它扯了,只见两个盘子里,都是雪白饺子一样的元宝,在阳光下白花花光灼灼。

    顿时下面又一片窃窃私议。

    范世荣沉沉一笑,说着:“这次新娘就是小妹,我家倾家出银,这是九分九的元宝,只要你们能护着小妹出来,每人一百两银子!”

    这就是二百两了,下面的人群渐渐有些心动了。

    范闻这时上前说着:“小女已经先于各位上了岛,还请诸位壮士费心救回小女,范府一定竭力报答诸位,但有所求绝不推辞。”

    说完这些,范同知深深躬下腰,他是六品同知,平时决不会这样,只是此刻爱女心切,才有这样作为。

    银子和许诺都让人心动,一众见此,都轰然说着:“大人那里的话,有我们在,纵是千般凶险,也保着小姐归来。”

    “那就拜托诸位了。”范同知在次躬身,诸人都道不敢。

    诸人这时也知道时间急迫,都一一检查着自己的武器,一切装备停当,葛克喝命说着:“开拔!”

    却真当他们是军人了,当下三百人自大门出发,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码头区,这时,炮声三响,以震声威。

    一条大道婉蜒而下通向河滩,远远看见几只大船泊在岸边上,葛克命着军队戒备,又问着:“船和粮草都准备了?”

    “都准备了,有牛肉羊肉米饭若干,足五百人用一天一夜了,都是上品食材。”这时有人报告的说着。

    这群三百人的豪杰,就有人上去仔细检查了一番饮水肉食,这时葛克也不怒,就任凭他们检查,片刻发觉没有问题。

    “各位,请上船吧,中饭可在船上用!”见时日不早了,葛克终于催促着,这群“豪杰”见没有理由拖延,只得一一上船。

    这些豪杰很少有着纪律,在岸上时还好些,上了船就乱了,喊叫了大半个时辰,叫骂声不绝,终还是各船上上了百人。

    王存业上了船,看去,就看见了船上有十个衙兵在组织秩序,见船上人都上了,就连声喊着:“开船!”

    当下就见得船一路顺河往下去。

    范同知站在河岸,望着一条条船只浩浩荡荡走远,脸上露出疲态,走到马跟前,翻身上马,说着:“回府吧,命由天定!”

    一声长叹后,一众家丁纷纷牵着马车在后面跟着,卷起阵阵烟尘而回程。

    船虽大,临时容纳百人还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