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水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正值欢宴中,外面钟声一响,有人喝着:“侯爷到!”

    丝竹声起,礼乐队奏吹,到了殿中空处立定,各人都站了起来,王存业也站起来,向着殿门看去。

    在八个甲士簇拥下,魏侯步入殿内,后面跟着文武官员。

    王存业一眼看上去,就是心中一凛,这八个甲兵,穿着重甲,头盔掩盖住面孔,但全身匀称,脚步轻如狸猫,这武功实是可怖可畏。

    单个对战,王存业或可杀之,也在五五之数,只要有四个,只怕只有逃之夭夭。

    其后还有三十近卫,虽稍微逊色,也极精锐,绕到酒席后的空间排立。

    这股力量,就可镇压全场了。

    魏侯脸带点苍白,额角宽广,相貌堂堂,穿着古代公侯冕服,到了主席处坐下,坐定后,有礼官喊着:“见礼!”

    魏侯举杯说着:“河伯十年娶一妇,与神或有道理,与人来说,其女何其无辜,现日期将近,各位壮士赶赴而来,共图大举,我向各位敬一杯。”

    众人只得一起应诺,举杯相应。

    王存业暗想,这魏侯果有几分气度,还在沉思,众人一口饮了,魏侯两掌相击,发出一声脆响。

    十个姿容俏丽舞姬,翩翩舞进殿内,众人见此,顿时欢声雷动!

    见此,魏侯暗里露出一丝不屑神色,这都落在密切观察的王存业眼中,龟壳一动,顿时眼前蒙上了一层黑纱,一切都有不同。

    话说人有人眼,而除了某些有天赋者,鬼仙地仙都有灵眼,神仙天仙都有天眼,这时龟壳所看,只见魏侯身上一条金黄的蟒蛇隐隐出现,背后又有一片金光。

    虽魏侯不可使用,但是这相当于地仙的法力!

    王存业暗暗震惊着,就在这时,一丝杀意引得了注意,侧眼一看,只见下方酒席处,一个中年男人正收回带着杀意的目光。

    王存业皱起眉,又散开,背着的剑匣里,法剑微微震动。

    这时,主座左右,一个穿着宽大袖子的中年人若有所感,深深朝着王存业看了过来,又对着魏侯低语。

    魏侯微微一惊,向下看去。

    只见下面单桌贵宾席上,一个少年十五六岁顶戴银冠,身穿月色大袍,长袖翩翩,身形挺拔,意态从容,眉带英气,顿时就起爱才之心,问着:“此子是谁?”

    “大衍观王存业。”有人低语。

    “哦,原来是他,少年意气,看似不凡啊!”显是连魏侯也听说过此人了,表情微变,叹着,又深深看了一眼,说着:“起身了。”

    顿时仪队起身,拥戴着魏侯离开,众人连忙起身恭送,等魏侯离开,顿时就更加喧闹了起来。

    王存业来这里是用宴,刚才大口大口吃完了,这时见魏侯离去,也离身而去,并不准备和此殿中的人结交。

    满殿死气,不足为交。

    才行得几步,就见得一人在背后喊着:“哎,这位小兄弟,等下。”

    “何事?”王存业转身,语气淡淡,这人就是刚才露出杀机的男子。

    “明日去河神岛,处境危险,不如我们结伴同行,相互照应……”一个中年人诚恳的说着。

    王存业一哂,拱手说着:“不敢有劳。”

    说着,袖子一挥,让小厮引着去甲字房休息了。

    中年人一怔,脸色就红紫,望着他远去,眸子杀机闪过,这人就是胡老大,接了张龙涛的委托,本想以相互照应的名义,把这少年弄到自己团伙中,到时同伴杀之就很容易了,不想这少年根本不应。

    他不想着自己要谋人性命,却顿觉得受到耻辱:“好个小子,这样无礼,看你明天怎么样死!”

    想着,不由咬牙切齿。

    王存业却不理会,随着小厮走了一段路,眼前一亮,眼前出现了一条清澈溪流流过,再进了几步,就见得银杏和桃树。

    再前面是一条青石的小径,左右是一片精舍。

    小厮躬身说着:“这里就是甲子房,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王存业进去一见,见里面形制古雅,清素干净,很是满意,就此休息,默运玄功,为明天作准备。

    而在远一点,一批衙兵巡查,一人正看着精舍冷笑,月光之下,正是沈正直,而后面第三个,虽穿衙兵衣服,却脸色苍白,正是张龙涛。

    更远而去,忻水河时当月夜,风静无云,突波涛滚滚,无数大鱼鳖甲翻波涌浪,一浪上,有一只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