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欢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云崖山·大衍观

    王存业长身而立,手持法剑,脚踏禹步,只见剑身上隐隐有白芒吞吐,片刻后,一抖剑身散去了剑式,静立于原地,眉头轻皱。

    这剑道真解,有奕剑决、引剑诀、御剑诀三部,而在藏经楼阅读的三分之一内容,占了第一卷奕剑决六成,虽不完整,却也得了精华。

    奕剑术练成,手持青锋,十步内,拔剑就杀,普通人断无幸免之理,可惜的是,只有三日推演修炼,只能算是小成。

    王存业沉吟起来,早已盘算过得失,不过这一脚临门跨出时,难免患得患失。

    王存业手抚剑身,手上传来冰凉的触感,心绪不由宁静下来,求道途中逆水行舟,不进反退,有什么可犹豫?

    还有二日,就是河伯法会了,河伯十年一娶妻,所娶必是贵家小姐,并且派河中妖兵接礼,魏侯宴请英雄豪杰,围杀妖兵,解救小姐,并且令:河伯荒淫,谁能杀尽上岛的妖兵,解救小姐者,岜之。

    话说,信息空前膨胀的社会,见识就不一样,总有万般猜想,王存业就认为这法会实在疑点重重,心中隐隐有了想法。

    几届都相安无事,并且河伯香火照样兴旺,也不见得魏侯取缔,莫非是这魏侯和河伯,只是合作唱一出戏?

    想到这里,心里凛然。

    要是这样,此去一行十分凶险,稍一不慎就是万劫不复,不过这个坎,还真必须闯过去。

    王存业感受着身体内运转的真元,不由坚定了信念,长身而起,将法剑入匣,又背在背后,缓步朝山下走去。

    和谢襄说过,今天就不辞行,免得增长伤感。

    自山而下,路过一段木板栈道,这不设护栏,三步之内就是百丈悬崖,深谷幽幽,令人望之生畏。

    王存业对眼前景象早已视若坦途,步履轻松径直出了栈道,一路沿着山下去,又到河道上雇得船只而上,这不多说。

    府城城墙巍峨厚重,因年代久远,城墙棱角有些残缺,却更增添了一份厚重,沂水河环绕,沿城东去,远处不可见,水天一体,不分彼此。

    在城门关闭前,到了城西门,此时细雨在风中丝丝落下,打在了高大西城门上,城门前挂了两盏灯,灯下人影幢幢,行人已稀稀疏疏。

    王存业不加理会,走入城中,并不理会“进城五文”的告示。

    门口有几个城卫,见他身穿道袍径直而入,不由怔怔,一人就向着伍长看去。

    这伍长三十岁,衣服整净,显得精干利落,见此,拿出一张图像对比了下,就阴沉一笑,说:“就是他,别拦着了。”

    说着,就转身,向着一家酒楼而去。

    这是一家中等规模的酒店,名字是“财荣”,这店是二层楼,这伍长一进去,就见得了人出人进,显是生意不错。

    这伍长一抬脚,就上了二楼,里面是一个个屏风隔离的雅间,伍长到了一处屏风门口,没直接上去,喊了一声:“张少爷!”

    里面静了静,一个声音说着:“进来!”

    伍长进去,就见得一桌人,有七八个,个个都是剽悍的汉子,中间就是张龙涛,张龙涛看也没看伍长,出了好一阵子神,才转过脸,对伍长说:“你有什么事?”

    伍长看着,见张龙涛面带倦容,脸色苍白,眼圈发暗,正目光游移不定扫看着四周,伍长虽然身份低微,但并不是不聪明,只看了一眼低下头去说:“是!您要查的人,刚才进了城,向侯府去了。”

    心中却暗暗思量,怎么三少爷印堂发黑,却是不祥之兆,正想着,就听着张龙涛说着:“哦,他来了啊!”

    张龙涛心中一激凛,沉吟片刻,说着:“你办的不错,退下吧!”

    随手丢了五两银子,伍长顿时就眉开眼笑,说着:“谢张少爷。”

    这告示已出,酒店就喜欢热闹,就有说书先生,将河伯荒淫当成故事说出来,时常听众拍桌之声轰然响起,人声鼎沸。

    “河伯性喜女色,很重身份,寻常人家配不得,每十年自世家中挑选一个小姐,非世家不选,而今又是十年之期。”一说书先生感慨说完,又说着:“今年不知道哪位小姐要遭殃,被河神祸害了。”

    说罢连连叹息。

    就有一人接口:“听说这是河西范同知家的二小姐被选中了。不过魏侯有令,赏格很丰厚。”

    “说是这样说,要看有没用这个命去拿。”又有人说着。

    声音传到了里面,里面屏风内,却没有丝毫声音,人人都在沉声喝酒吃肉。

    张龙涛定了定神,说着:“大家都听见了,各位上法会都已经确定了,要是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