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吾往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城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流动着,又有几人挤在一面墙前。

    王存业就踱过去,却见是魏侯出的告示,字迹映得清楚,只是一看,却是说着:五日后,魏侯在府内宴请奇人异士,已到者需提前一日去书帖处记录。

    请帖已发往各处道观府宅,列着魏侯宴请名单,这虽是宴请,实是强征,名单中有武士,有乡里强人,有诸多低级道士。

    周围还有个老先生念着,王存业不理会,直直看着,果然,第七行处,王存业也名列其中。

    见得榜单,虽早有准备,心中还是一沉。

    这些日子,王存业已经得了些情报,在地球上阅读信息庞大,分析和归纳是基本方法,只是一些蛛丝马迹,王存业就有些猜测。

    “十年一次的清洗,将郡内多余的豪强武士和道士根苗铲除?”王存业冷冷一笑,想着:“不过前三届几乎全灭,这是不是太露行迹了?难怪这次要强征了。”

    王存业思量完,本身豁达,将这些顾虑尽数抛开。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自己现在是道官了,只要能出得度过一夜,出得法会,魏侯和官府,就不能公然杀之。

    自己还要回去,将法剑取下用真元洗练,并且还要修炼剑法,三日时间可以了,想到此处,王存业不在耽搁,转身离去。

    忻水河波涛滚滚,无数大鱼鳖甲翻波涌浪,这时乌云又起,下起丝丝沥沥秋雨来,深秋时节,本就凉意,这时雨水中还夹杂着一些冰雪,落入河面上,转眼消失不见。

    王存业一怔,原来将要入冬了,不想时间过的这样飞快,离自己降临这个世界,有一月有余。

    一月时光弹指即过,只是深入其中,却能有多少因果纠缠?

    秋雨蒙蒙,飘落河面,王存业朝小舟上喊着:“船家,停过来!”

    小舟老翁听了叫喊,连忙撑船划了过来,说了价钱,就又回去,这不多说,轻舟穿梭,山水匆匆而过。

    秋雨还继续下着,着蒙蒙小雨,向大衍观走去。

    一路山路,道袍早被雨水打湿,到大衍观时,已是子夜,这时见得道观,已基本上修缮完成,青砖墙,里面同样铺着青砖。

    没有惊动里面的人,就开了门进去,回到自己房间,灯点着,换了衣服,昨天耗费精气甚多,今夜也就不修炼,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秋雨停歇,山中被蒙上了一层水气,寒意极重。

    此时天还未亮,谢襄陆伯还没有起来,是以道观中非常清净。

    王存业取出一个木盒,放置桌子上,盖子打开,顿时就有一股凌冽寒气喷薄而出,王存业龟壳微微转动,挡下这片寒气。

    定神一看,一柄长剑静静躺在其中,不由喃喃:“好剑,不愧是当年恩师所用!”

    据说这剑是谢诚大有机缘,花了数年时间才制成,内有三重法箓,对妖魔魂魄都更有效果,此去法会用着适宜。

    握住剑柄,将此剑自剑匣中取出,手指轻弹,剑身嗡嗡作响,一道剑芒闪过。

    王存业知道这是自身没有将此剑炼化,故有此异象,一旦炼化此剑,自甘心认主,异象消退。

    手指默默抚过剑身,又放入剑匣,朝谢襄房间而去。

    到了门口,王存业敲敲门,房门顿时打开,谢襄迎了出来,明眸盈盈,清脆的嗓音里透着欢悦:“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刚刚回来,你睡着了,就没过来吵你。”王存业说着。

    谢襄此时,衣裙已经穿着,就是青丝还没有梳完,弱不胜衣,不过容颜比上次光彩,略带了些细瓷一样的光泽,却是让人怜惜。

    王存业心中暗想,总要以后寻得弥补寿元的药丸才可,这时问着:“昨天是不是县里来人了?”

    谢襄说着:“是,师兄怎么知道的,莫非遇到他们了?”

    “不是,我去府城考核,领了更章吏法职,出了道宫见得城墙上帖了告示,想必是通知了。”

    谢襄听了,又惊又喜,这更章吏法职,自己祖父谢诚是熬了十年才当上,并且一辈子停在这阶,但已足以奠定在本县里内的地位。

    自己师兄现在才十五岁,却已经成就了,这当然是大喜,可已经成为了道官,为什么还有征召?

    王存业冷笑一声,把道正的话说了:“我杀了捕长和公差,道正要我给个交代,因此虽任更章吏法职,还得去一次了结这事。”

    谢襄听了,默默无语,只是不停的咳嗽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