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法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清晨,王存业早早起来,付了银钱,大步向青羊宫而去,小半时辰,就到了青羊道宫门前。

    就见了二个看守道童,正巧是上次遇到的一批,二个道童显认得他了,说:“道长来了!”

    却不再以道友称之。

    王存业轻轻揭过这个话题,说着:“还请道友通告青羊道宫中夜明执事,就说大衍观王存业再次拜见。”

    见王存业这样说,道童一惊,拱了拱手,说:“道长稍等,我回去通报一声。”

    道童就快步跑了出来,对王存业做了一个稽首:“道友请了,执事大人在玄武殿上等你。”

    王存业点点头,正门大步而上,一路到了玄武殿前,正了正道观,朗声说着:“大衍观弟子王存业,求见执事大人。”

    “进来吧!”里面传来声音。

    王存业听了,进了去,就见得了夜明道人一语不发,只是喝茶,待得了王存业行礼,才淡淡的说着:“你这次前来,为了何事?”

    见这种不阴不阳的表情,王存业心中一沉,这人原本很热情,为什么现在就这副不耐烦的样子?

    这时也不思考,沉声说着:“弟子功行至人仙二转,求担任从九品法职,受六甲六丁符箓。”

    说着就沉然下拜。

    夜明正在喝茶,听了言语顿时一口茶水喷出,呆呆的看着:“什么?!人仙二转?你才多少天?”

    王存业又沉声说了一遍:“弟子功行人仙二转,求担任从九品法职,受六甲六丁符箓。”

    夜明听清楚了,吐了口气,将失态收敛了,原本他觉得此子处事偏激,并不对他看好,因此态度冷淡,但是现在却又有心思。

    十五岁运元开脉,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夜明细细打量着他,沉吟半响,不由站起身来,在地上来回渡步,半响才对王存业说着:“你这晋升速度太快,考核道业虽由我主持,可是这事,还需告之道正。”

    说完转过身来,凝视王存业,“你对我青羊宫怎么看?”

    此子这样天资纵横,上次一见,只怕自己看走了眼,这事还要道正定夺,因此看王存业心中,对青羊宫是什么态度。

    王存业思量片刻,回应:“道宫巍峨大气,宫中弟子多为英杰,执掌天下道观之牛耳毫不为过。”

    夜明听了,微微点头,沉吟说着:“你现在就跟着我去见道正!”

    王存业应是,两人一前一后向道宫正殿去了。

    来到正殿门口,看守正殿两个道童见是两人相伴而来,其中一人是执事,不敢阻拦,纷纷弯腰躬身,齐声说:“见过执事大人。”

    夜明点了点头,没有言语,躬身向里面说:“弟子不能求见道正。”

    夜明话音刚落,眼前殿门分开,进了去。

    “进来!”里面传来声音。

    夜明听了,起身向正殿中去,王存业也是跟上。

    正殿内青烟缭绕,云榻上道正坐着。

    夜明走到跟前,沉声说着:“大衍观王存业,晋升人仙二转运元开脉,离上次考核道业不足一月,弟子眼光不足,恐怕有误,特请道正亲自考核。”

    说完,理了理衣袍,俯身跪下,说:“真是这样,此子惊人资质,还望道正决断,多多培养,光大道门。”

    夜明这话毫不犹豫,丝毫不避讳王存业在场。

    道正听了,只是漠然挥手,令他退下,夜明见了,不敢违抗,起身退了出去,在外面静静等候。

    这时正殿中除了道正和王存业,别无它人,青烟缭绕,道正取下拂尘,横空一舞,顿时殿门自动闭合。

    道正俯视看下,曲指一弹,一枚人仙符向王存业飘去:“你说人仙二转,运元开脉,就用此符箓测试一下,我好走个程序!”

    王存业连忙双手揭过,起身将符箓拿住,向身上一贴,这符箓感应到王存业内息,顿时起了变化,只见三尺淡红照耀正殿,虽淡薄,却是纯正无比的红色,显是人仙二转无疑。

    色泽略淡,这是说名刚刚晋升不久,需要巩固。

    道正虽微微有些惊讶,但没有说话,见测量过,王存业双手将人仙符箓双手捧了过来,交予自己。

    上下打量他一番,将符箓接过放下,沉吟不语,神色已变得严峻起来,片刻问着:“你可杀了县衙公差和捕长?”

    王存业猛的一惊,伏地行礼,片刻说着:“是,不过是此人要杀我,夺我妻,我才打杀了他们。”

    “道门显于世,不过和王权自有协议,你这样,县令已向我递文,要我革了你的法职,这事让道宫很是被动啊!”道正平淡的说着,里面含义却让王存业心中一凉,当下伏首行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