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公门强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十月初五,阴天,霏霏细雨

    细雨下着,三头毛驴驮着三个戴着斗笠的人进了小河村,找到了酒店,抹了一把雨水,握着驴缰绳下来。

    酒店里老板连忙上去,喊着:“里面有炉子,三位客官烤下火。”

    说着就上前牵着驴过去,屋檐下有几根木桩,都拴了驴上去,又吩咐着伙计连忙带着三位找个桌子。

    炉火旺着,一股股暖气喷了出来,本来有点湿漉漉的衣服就渐渐干了,为首的一人放下斗笠,说着:“上三碗黄酒,要烫着,再上些牛肉,蔬菜!”

    “好,客官请稍等!”老板拴了驴回来,听了这话,连忙说着。

    三位都坐下,中间一个四十岁左右,国字脸,一脸肃穆中带着一丝杀气,眉宇又有着正气。

    左右二个也都带着些公门杀气,正是新任的捕长沈正直,和二个公门公差。

    片刻老板拿出四样蔬菜,一盘牛肉,放在桌上,又烫酒来筛,满满的三大碗,就见沈正直说着:“二位弟兄,执行公务,不能多喝酒,一碗一人,暖暖身子。”

    这二个是跟的时间长的公差,起身谢着:“大人放心,我们明白,不会误事。”

    沈正直笑了,说:“不必这样说,请吃酒。”

    就喝酒吃肉,这时,虽下着细雨,还是见得了陆续不绝的人来人往,有的还抬着砖块和木材,一路上去。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还冒雨指挥着。

    沈正直心中一动,问着店主:“都下着雨呢,这是为何?”

    店主见三人都有点肃杀之气,不敢怠慢,赔笑的说着:“三位客官,这是上去修道观呢!”

    “是大衍观?”

    “是,我们村里就这一家道观,前几年老观主去世了,没有人主持,长出一大片长草荆棘,不过现在少观主考得了道牒,施钱重建,管饭管饱,男人每天十文钱,大家都上去帮忙呢!”店主赔笑的说着,显是很是高兴。

    三人对看了一眼,当下狼吞虎咽,吃完了就付了钱,一路跟着上去。

    大衍观的山并不高,就二百米左右,登着台阶上去,只见台阶处,就多是妇女孩子,都忙着将台阶上下以及缝隙里的厚厚的干草铲除,缝隙都夯得平实。

    妇女孩子虽没有工钱,却管饭管饱,每人还有一片肥肉,当下人人干的很欢。

    沈正直一路而上,就看了道观,这道观规格并不算大,一方搬运上的砖块木材积了一地,石灰浆还冒着热气。

    山门和观墙都只修了一半,只是正殿前,有一个香鼎,已经有不少人边干活边进香,使香烟萦绕。

    沈正直眸子一眯,扫看着,见得男人都在干活,乘空闲礼拜上香的是妇女孩子,偶见一个中年人,看衣着是本村有点身份的地主,拜了又跪,沈正直上前叫住了:“这位大哥,来捐香火钱么?”

    这中年人看看沈正直,见穿一身半新不旧的衣着,气度沉凝,吃不准来头,因此说着:“是,你是路过的么?”

    沈正直指着殿里问一问:“灵吗?”

    “哎,这位千万别轻慢了神!”中年人说着:“原本老观主在时,很是灵验,后来老观主老了,不太开观门,才少些来往,现在少观主大修道观,当了道士,我们都来进香求保佑。”

    沈正直听了,心中暗暗明白,大衍观在此地根基不小,一笑说着:“原来这样,我也请一次香。”

    沈正直说完,真的上了一柱香,上了几步,突然之间,目光一凝。

    只见远一点,一个少年自里面出来,正和众多百姓打着招呼。

    少年十五六岁,戴着黑漆木制道冠,身穿白色宽袖长袍,长袖翩翩,面如皎月,双眉飞扬,一种气度凌然而出,顿觉惊讶。

    这时,有不少前来帮忙的村民,见到这样气度不凡的观主,顿时心生敬畏,走路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

    村民有不少人受谢诚福泽,偶有疾病,上大衍观求药,回来服用了也能好了,每年过节都有人上香拜神,谢诚也为这村子看过几处风水,大多人多少受过谢诚恩惠,是以对大衍观相当敬重。

    前些年听说谢诚去世,这联系也就淡了下来,不过村民本就保守,对道士的敬畏,依然留存于心底,这时见了气度,更是恭谨。

    王存业见这些村民对自己还算敬畏,显是谢诚余惠尚存,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伸手对一个村民一指,说着:“你且过来,我有话问你。”

    这村民顿时愕然,却不敢怠慢,连忙快步走到王存业跟前,对着他行了个礼,王存业就从容受了。

    行礼后,这村民说着:“见过道长,不知道长叫我啥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