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容不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地球上孔子在河岸上,对着东去的河水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三天时间转眼就过。清晨,王存业出了道观,此时到了九月深秋,肃杀万物,秋叶落满了地面,山间秋风阵阵,大风吹过,树梢草丛中,隐见冰霜。山下是小河村,村民十数代繁衍都在此,山上有一眼泉水,活水不断涌出,形成一条小溪蜿蜒流过小村,一路东流直入忻水。就是这眼泉水形成的小溪,给村子带来了饮用和灌溉,十数代人取水都仰仗于此,只是此时深秋,溪水常常断流,虽然有些艰苦,村民就这么一直活过来。穿过一处林子,来到顶处,不远处,有一块青石横亘面前,上刻一行字“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笔画转折间苍劲巍峨,又带着丝缥缈,这青石上一行字,就是谢诚所笔,请人雕刻在上,见字见人,可见得这人风骨,只可惜现在早已不在……仙道无常,斯是如是!谢诚当年,据说原本是书香门弟,饱读诗书,后来弃笔修道,可惜惊才绝艳,并不等于道业精进,终是黯然退却,折剑于沙。注视青石上恩师的字迹,王存业眸子幽深漆黑,伫立片刻,终怅然叹了一声,再不理会青石上的字迹,直上一处平台。一念才起,脑海中代表六阳图解的真文,就演化成一个小小人形。这个人形做出种种动作,总计三十六式,每个动作都清晰可见,比起书卷上记载的图画,这动作就要复杂直观十倍!奥秘流转在心里,王存业心领神会,按照这动作进行,熊猴虎豹三十六个动作。而随着修炼,王存业心神中,突冒出一个声音,读着一篇文字。这文字艰深晦涩,闻所未闻,每个字都有独特韵味,宛如音律一样,并且时缓时急,时大时小,有时尖锐,有时急促,有时细弱游丝,有时豪壮雄奇……而这些声音,恰配合着六阳图解的动作,两下一加,一种共鸣震动全身!王存业心中一动,知晓这是六阳图解中所秘传的咒语,真言密咒催动血气,凝元开脉甚至奠基都在其中。原本谢诚所传,只有三分之一,现在却连绵不断,非常完整,一股股酥麻感觉行走着四肢百骸,流转全身。王存业收摄心神,继续修炼,片刻后进入经脉,登时一股剧痛从手部经脉涌出,不过多时,四肢百骸都是一起上阵。王存业意志坚定,也费了绝大意志才堪堪压下惨叫出声的冲动,额上冷汗滴滴而下,王存业深吸一口气,还是继续将这内息催发。动作所到,内息运转,直到尾处,几个窍位隐隐震动,巨疼却反而平缓了下来。一遍打过,大有进益,这就是得了龟壳推演而成。有此帮助,何惧道业不成?王存业不禁心中一动,长笑出声。云崖县县丞府,府中偏厅。十月,深秋时节,清晨砖瓦上都要结起层层冰冻。一个家丁半跪在张龙涛面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张龙涛大怒,豁然离开红木椅子,站起身来,一不注意撞翻木桌上的茶碗,顿时茶碗落地,哐当一声变成碎片,滚烫的茶水四处飞溅,落在家丁脸上,家丁不由惨叫一声,却也不敢躲开,静静的听着少爷发话。张龙涛脸色暗红,对烫伤家丁不管不顾,上前抓住衣领大声摇晃:“你说什么?沈正直没有对王存业采取行动?我不是叫你去暗示了?”沈正直今年四十,是公门捕快中高手,二十年来破了一系列大案,只是这人却不好控制,因此历代的县令都让他坐冷板凳,这次捕长鲁兆被杀,大大刺激了县令,将这人提拔出来。昨天,捕长任命令已下,并且许诺,破得此案,原本留给鲁兆的正九品巡检,就给这人。张龙涛听了,立刻派家丁雇了一个相关的人,称王存业大有嫌疑。本以为嫉恶如仇的沈正直,立刻会逮捕王存业,不想却没有行动。家丁被他摇晃的大声咳嗽,险些出不上气来,张龙涛见此,脑袋微微清醒,将家丁往地上一推,直起身来,怒着:“岂有此理!沈正直不是号称一身正气,为什么不对王存业采取行动?”家丁跌在地上,总算张龙涛下手不重,并没有事,此刻见张龙涛发怒,慌忙说着:“少爷,沈正直接了线人,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让线人先回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张龙涛见他这窝囊样,心中不由又是一怒,吼:“滚!滚出去。”这家丁见张龙涛叫他滚出去,心中一松,慌忙退了出去。张龙涛对王存业不屑一顾,这是建立在王存业本身是白身的身份上,实际上大衍观观主的身份就非比寻常,现在取得了道牒,就名正言顺继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