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说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凌晨,山间晨曦雾霭,有风从山间呼啸而过,远远已经看见了大衍观。

    离开只有几天,却觉得隔了很长时间,此时太阳初出,朝霞烧透,不少山鸟起落,在紫霞中嬉戏,大衍观上炊烟缭绕。

    王存业一笑,想必是陆伯开始做饭,这真为难他了。

    陆伯年纪大了,谢襄就准备寻个厨子,不让陆伯劳累,奈何陆伯千般不肯,说着:“我蒙老观主所救,才有这条命在,当厨子不算辛苦,而且你们口味我知道,换了别人来,只怕你们吃不惯。”

    实际上就是不肯多开销一个人,加大观里负担。

    谢襄劝了又劝,陆伯本人就是不肯,也就算了。

    到了上面,入了门,就见得了陆伯,陆伯看了看,连忙说着:“少观主,你回来了,小姐都有些着急了!”

    王存业笑了笑:“道宫考核时间长,花了几天,对了,陆伯你看。”

    说着,就将玉牒取了出来,就给陆伯看去,陆伯一见,顿时瞠目,脸上肌肉一抽一颤,老泪盈眶:“是道牒,少观主一次考核就准了,这准是天大的好事,我要立刻告诉小姐去!”

    说着,就捧着玉牒快步进了去。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道牒的威力,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公差小吏上门敲油水了,而且道田也可免税,立刻就奠定了道观的根基。

    王存业也不以为怪,走了一夜,都是秋露,先到里面取了衣服,放在了栏杆上,又到道观北面一井处,打了两桶水上来,不必提到屋中大木桶中,就在院中脱了衣服,就着冷水冲洗,将身上汗浆都洗去了。

    擦干身子,把内衣和道袍穿在身上,时间不过五分钟。

    这时山顶已明亮,道观所在是阴面,现在时辰还早,阳光一时照耀不到,给道观中凭添几分幽静。

    路过道观院中大树,走入了一间房子,隔着窗纸隐隐看见其中倩影闪动,院中树影婆娑,不远处有着潇潇炊烟,静谧之中又带着凡尘烟火。

    到门口就见谢襄在里面,见他进来,明眸就看了过来:“师兄,就等你一个人,快坐下吧。”

    这时谢襄面带微笑,脸色微微红润,虽还是带着几分苍白,明显精神好多了,而眸子略带些红,显是哭过。

    玉牒放在桌上,用红布包着。

    “嗯!”王存业应了一声,坐在谢襄对面,本想让陆伯上桌,奈何有着这个世界规矩,也就算了,此刻只有他和谢襄两人。

    桌上放着一份豆腐菜,几个馒头,还有一几碗粥,王存业一坐下,就大口的吃着,谢襄饭量小,喝了一碗米粥,吃了些豆腐,就放下碗筷,王存业却依然狼吞虎咽,不一会,桌子上的食物,尽被他扫荡一空。

    见王存业吃完,谢襄这才开口:“师兄,这次去道宫很顺利?”

    王存业微笑的说着:“进业时,三项都是上等,立刻就批了,这些年让你吃苦了,不过有了道牒,就立刻不一样,你的苦日子也就到头了。”

    顿了一顿,又说着:“现在我是自由人,有了道牒,迁移到别处也是正经道士,不会受到阻碍。”

    谢襄原本听了这话,眼睛一红,后面听着,又沉默一下,说:“师兄,你有了道牒,我也就放了一半心了,只是魏侯的事……今天不说这事,我让陆伯出钱,置酒备肴,总要庆贺一下。”

    王存业说着:“这个自然,只是有二件事必须完成。”

    说到这里,就有陆仁过来收走了碗筷。

    太阳升起,温暖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斑斑点点照耀在屋内。

    王存业顿了顿,没有立刻说话,看向谢襄,这时见得谢襄也在看着他,一脸喜色和欣慰,却依旧端庄。

    发现师兄看向自己,谢襄脸颊微红:“师兄!”

    王存业就上前,握住谢襄的手,谢襄渐渐有着粉红色,染满了红晕,直延伸到耳根和脖颈,嫩白娇红,极是动人,却并没有挣脱,让他握着,体会着她柔软的小手,王存业就是一叹。

    “师傅去世后,观里香火日散,神灵也散去,现在第一件事,就是请神,恢复观里香火。”

    “道门祖师我们请不到,天庭众神都享有大把香火,不在意我们小观,师傅在时,就有着神灵觉得香火太少,而脱离的事。”

    “我们不必请着大神,只要有些灵验的小神就可,这是道规允许的事,具体的神已经有了。”

    当下把镇河庙的神说了:“她原本是小神,正巧香火凋零散尽,迁移到这里,她熟悉香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