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酒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接过了法符,受了法职的瞬间,心神之中,龟壳之上,一张金色符籙落下,放出丝丝金光,只是顷刻之间,龟壳一股清光喷出,镇压住这张金色符籙。

    下一刻,不由分说,金色符籙“轰”的烟消云散,还没有来得及转念,清光中,又重生出一张一模一样的金色符籙,垂在了心神之中,同样放出丝丝金光,又有着丝丝白气萦绕。

    王存业心中一惊,却没有停留,也没有多看,出了正殿,又去拜见了镜林、夜明、宁和三位执事,口称“弟子”。

    却是正式入了道门,对长辈自然要称“弟子”。

    执事老道夜明就多说了几句:“你既领了道职,每年可领一身道袍,就可去朱雀殿多去学学……你才十五吧?很年轻,要是能早日凝元筑基,才能入得内门弟子,去了道观俗务。”

    又细细把里面规矩说了。

    原来人仙分三转,炼气凝元、运元开脉、凝元筑基,达到炼气凝元,就可领一籙和十籙道士的法职,并且需要资历三年。

    但是晋入“运元开脉”,就不论资历,立刻提拔“更章吏”,受“六甲六丁籙”,这是从九品法职,和世俗官员的从九品同级。

    更章吏之上,是“更章令”,正九品,受“更章印”,赤红道券,在世俗同样享受着九品待遇,只是不掌权罢了。

    “更章吏”晋到“更章令”,同样需要三年资历,但要是达到“凝元筑基”,立刻就授“更章令”。

    “更章令”再上,就是“执章吏”和“执章令”,这是从八品和八品的官职,掌握一县道观之事,不过再上就是道正,以上并不设官职。

    执事老道夜明说着:“这些俗务却是打磨道心,扎根道业的根基,就算内门弟子也不可免,至少三年,你先理俗务,再入内门,也是恰当,就看你二十四岁前,能不能凝元筑基了。”

    “你已经学得六阳图解,这是上品奠基之法,足够你修到凝元筑基了。”

    王存业听着聆训,听完,恭谨说着:“弟子明白了!”

    见三人无话,就此拜出。

    转眼之间,就是八月三十了,这个世界几等于阴历,因此实际上是地球上十月,天气渐渐凉了下去,王存业出了府,不久天变了。

    一阵风,秋云将天穹染成灰暗,王存业急行几步,却见码头上有几条船,眼见一艘要调头而去,忙喊一声:“等下!”

    “是哪个?”船主听岸上有人呼唤,忙命移船就岸,说着:“哎,客官要用船?去哪里?”

    “去云崖县!”

    “行,正要路过,一客一百文,怎么样?”

    说着船已靠岸,王存业没有等船主搭好跳板,就跳了上去:“给我弄顿吃的,二百文,夜里就能到?”

    “行,我弄些鲜鱼……夜里能到,客官坐稳!”

    王存业就进了船棚坐了,话说才坐上,就下起秋雨,时密时疏,浙浙沥沥,船主弄着小帆,让船行着,又弄出一锅米饭煮了。

    过了乐桥,见得了府城码头,远远看见驿道纵贯而过,行商走贾络绎不绝,王存业就沉了心思,仔细体会着自己变化。

    心神中,龟壳上,一张金色符籙放出丝丝金光,又有着丝丝白气萦绕。

    王存业原本地球上,在冥土挣扎百年,对这金光并不陌生,这是神力,符咒带有神力不稀罕,只是丝丝白气萦绕,却是稀罕。

    仔细体会,这和神力有些类似,却又明显不同。

    这时,船主一抽,不知何处,一尾鲤鱼飞出,“啪”打在甲板上,在甲板上蹦着,船主笑呵呵:“哎,红鲤鱼,不错,鲤鱼跳龙门啊,又好吃又有好兆,客官,就用这条红鲤鱼怎么样?”

    “鲤鱼跳龙门,行,就用这红鲤鱼!”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王存业突然之间一惊,明白这白气是什么了——这是官气!

    这法职上,竟有官气,难怪老道说着“道门官品与世俗官品同值”!

    前世地球上,王存业经过冥土,自然明白,佛道册封,都只是法职,却无官气在内,而这个世界法职内,竟隐含着官气!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道门直接对阳世的干涉!

    王存业震惊莫名,片刻后自失一笑,觉得自己大惊小怪。

    一切世界都以力量为尊,这世界能有显法,神通法力公然显世,道士自然能威福一方,获得王权许可,甚至获得王权赠贡官气,这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这世界的道门,的确不是地球的道门所能比喻。

    不过从老道的描述,道门法职隐含官气,也只是到正八品为止。

    正寻思着,船主端出个锅,里面汤水翻花沸腾,里面是一条煮着鲤鱼,还放着几味不知明的配料,立时香气四溢,船主笑着:“客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