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受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人仙符,此符只有大道观中才有,青羊道宫中自有,向人身上一贴,立刻可以按符变化的色泽区分修为。

    符显出白光,微薄的是尚未入门,凝聚厚重者就是入门。

    不一会,道童拿了一道符过来,老道接了过来,说:“你用这符测过,我也要做个记录。”

    王存业应着:“是,我自当配合。”

    执事老道见这样说,只是笑笑,拿过符往王存业身上一贴,顿时白光大作,光焰厚出三寸,色泽正亮,正白之色,显出内息精纯悠长。

    量虽不多,却相当正宗,这却是王存业得了真文后,用的是最纯正方法修炼,转化了真元的缘故。

    “炼气凝元阶!”青衣执事目光一凝,在笔上记录着。

    执事老道目光微微惊讶:“想不到你内炼这样精纯,谢师弟想必下了不少苦心呐!”

    转过首去,问着青衣执事:“师兄,可有异种真元,或者外道神力?”

    青衣执事摇头,说着:“是正宗六阳图解之真元,很纯正。”

    “嗯,此内炼通过,我去卷宗上签上评语,你先等着。”执事老道说完,转身出去。

    王存业向青衣执事行礼,就欲出去,这时微风乍起,带来丝丝凉意,青衣执事沉吟一下,突对王存业说着:“下场主持道观各种仪式规格的考察,想必你也知道,就是我主持,道宫西面就是朱雀偏殿,第一间房,右书架上第一排,都是关于各种道观主持仪式规格的书籍,等会你去看看,下午时分你再来此处考核。”

    这其实是给王存业放水了,道观规格仪式都是旁枝末节,就算一时不精通,只要内炼修为和道经解读上去,回去仔细研读两三月也必定通过。

    青衣执事见他根基已成,通过二项最重要的考核,就算在仪式规格上面不能通过,也不过是多等两三个月的事。

    这样的话,还不如顺手结个善缘。

    一箓道士地位虽低,但算是道统内,不同于散修野道士,只要日后精进,早了几百年也许还要熬资格,现在却可以青云直上,这点王存业不知道,他却是清楚。

    王存业听了,躬身说着:“多谢执事。”

    既结个善缘与自己,为什么不接呢?

    自己也很需要这种关系。

    这青衣执事见王存业躬身回应,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竹香鸟语,一丝甘露垂于青翠竹叶,欲滴下来却又不落。

    王存业等着执事老道。

    不一会,执事老道捏着卷宗自后堂走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开口对王存业说着:“内炼上我已签上评语,我就不打扰了,剩下一项道观仪式规格的考核,由我师弟负责。”

    一指那位青衣执事,又说着:“这里在没我的事,我就告辞了。”

    言罢,起身走了出去。

    王存业连忙起身说:“躬送执事。”

    执事老道一走,偏殿内只剩下两人,青烟缭绕,清净非常。

    王存业见这人不言不动,起身:“执事大人,我这就去了,下午时分回来。”

    青衣执事点了点头:“去吧!”

    王存业听了又是一躬身,起身走出偏殿,出了殿,就见得几只鹤,落于水潭,吮了几口甘露,轻快的鸣叫起来。

    王存业见了,暗暗称赞,脚步不停留,飞快的朝西处走去,绕过几处小道,穿过一片小树林,前方一殿映入眼帘,宫殿的牌匾,有着鲜红的“朱雀殿”三字。

    看守朱雀偏殿的一位道童见王存业上来,发问:“这位道友可是要翻阅典籍?可有允许?如果是的话,请稍等,请您登记一下。”

    王存业应了一声,描述了下青衣执事的相貌,到现在三位执事的道号都没有问到,这是道宫的规矩,以示清廉公正。

    虽意义大于实际,但也保持下来,不过等完成后,就会出示道号,就是王存业的引路人,虽不是师父,也需要尊敬。

    道童见王存业说了,立刻明白是谁,说:“请稍等!”

    拿出登记薄子来交予王存业。

    王存业拿过,接过道童端上来的笔墨,刷刷写下事项,登记后,道童不再阻拦,王存业微微一笑,挥了挥衣袖,直接走进了朱雀殿。

    道宫藏经阁专放道经、剑诀、内炼之法,非得长老以上不得随意进入,朱雀殿内置诸多典籍,虽是珍贵,却不涉及高深内炼之法,是以观览翻阅资格宽松了许多。

    王存业扫视了下书架上摆放的典籍卷宗。

    “道门注意事项摘要,内炼指门,大丹直指,太乙金华宗旨。”

    王存业看着书架记载的密密麻麻的诸般典籍,却不细看,走到右书架之上第一排抽出一卷道观主持仪式详解,先大略一番,发现正是他所需,不由一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