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心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执事老道见王存业远去,静静在原地伫立,片刻对一个青袍执事说着:“师兄,看这王存业如何?”

    “资质根骨福缘都还没有细看,单是这个悟性却是上佳。”这执事显知道执事老道的意思,说着。

    道宫执事除了负责宫中大小事务,也有网罗天下资质悟性上佳弟子的责任,以保道门一脉万古不衰。

    久久不语最后一个执事摆了摆手,说着:“两位师弟莫要有着心思,悟性上乘的人虽不多,却也不少,道业进益,还要讲究资质和福缘,更讲究行持精进,此事目前不必再提了。”

    “是!就听师兄安排!”

    这执事身份非常,此刻定语,两人也就此作罢。

    见事情已处理完,这个执事显没有在此处停留的意思,拱了拱手,走出偏殿门口,朝中宫方向去了。

    话说王存业,在道童引路下,就到了连心阁。

    连心阁本是专为道宫来宾准备的一片精舍,静雅非常,附近有一处竹林,碧绿生翠,阵阵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响声。

    王存业选了一间窗靠竹林的精舍,用了餐,等着人去,就感受到若有若无的黄气在地下弥漫,心中暗叹:“果是福地。”

    就在这时,鲁兆带着二个公差,来到了大衍观门前。

    ……这山门不大,甚是平缓,进山门向上看,一级级台阶有上百级,上去到了正殿,左右还种着松树。

    到了顶上,鲁兆看着这道观,其实就是二进,正殿和左右侧殿,后面就是厢房。

    道观中静寂无声,并无香火,鲁兆正想进去,突觉得一阵心悸,心直跳,背后渗出一层细汗。

    “大人,怎么了?”有公差见了,连忙问着。

    “没有什么,上山累了点,又吹了下风!”鲁兆这样说着,心中却是一凉,本来想大显威风的心情,就立刻熄了几分。

    这样一说,两个公差不禁对望一眼,这个世界可是多有鬼神显迹,不敢不敬。

    正殿没有人,风吹着,显得幽暗,鲁兆在门口转了下,并没有进去,沿过道进了里面,心里就想着事。

    这道观当年,原本是一家淫祠,后来给谢诚改造成了道观,曾经香火很旺,最鼎盛时,周围有一万香客。

    过了正殿,就听见有人说话,脚步声来了,这时门“啷”一声,陆伯就出来了,见了来人,脸上掠过一丝不快:“原来是鲁捕长,再里面是内房了,您还请暂留步,进屋里说话。”

    鲁兆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自己干这事不地道,但见了陆伯冷淡的态度,也不由一丝愤怒掠过心头,冷冷说:“不了,就在这里说话。”

    顿了一顿,说着:“王存业在不在,药店用药出了事,苦主怀疑他卖的虎骨有问题,要去衙门一次,和苦主对一对事。”

    顿了一顿,调整了情绪,口气转柔,又笑着:“这只是小事,本来不打搅,但苦主不依不放,我是相信虎骨没有问题,只是请王兄弟经个场就是了……就算有事,谢老观主对我有恩,我能不担着?”

    这话说的圆滑,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人进了去,还怕别的?

    县狱有的是手段对付这些所谓的“高手”!

    陆伯心中鄙视这人的人品,却还没有想着这人这样忘恩负义,皱眉说着:“这虎骨没有问题啊,难道是分量用的多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这是衙门派下的差事,还是请王兄弟出个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们也能交差。”鲁兆笑眯眯的说着。

    陆伯想了想,说着:“真不巧,小观主到城里去了。”

    “城里?县里?”鲁兆一怔,问着:“路上怎么没有看见。”

    陆伯说着:“去府城了,不是一条路,去青羊道宫!”

    鲁兆一惊,微微变色,音调显得一点低沉:“去青羊道宫干什么?”

    “老观主去世一年多了,小观主还没有正式递牒备案考核,今天一早,就去了府城,说是把这件事办了下来。”陆伯笑眯眯的说着。

    鲁兆脸上肌肉再次抽搐了一下,心中一沉,这个世界鬼神能显迹,自然就道士不一样,不要说具备大能的仙士,就是普通道士也地位很高。

    正式入牒道士就等同秀才,可挂剑,出入自由,不拜官人,不纳赋税,甚至犯了罪,都要通过道宫,先革了道士身份,再交给官府处理,如果给这王存业考取了道士,就难办了。

    原本算计,王存业是“民”,而自己是“公差”,代表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