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青羊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青羊道宫坐落城西,隶属西城区,小半时辰后,王存业已到了青羊道宫门前。

    这青羊道宫古朴非常,青葱翠柏点缀其中,依山而建,坐落在闹市却丝毫不受凡间烟火影响,空灵古朴,冰川暗水,清净悠然。

    正门上,一块紫木所制的匾额悬挂其上,上面金漆玉书写着“青羊道宫”四字,笔画转折之间飘逸,不过王存业一见,就觉得心中一突,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威压,心中暗想,这也许就是笔带道韵了。

    大门前蹲着两个大石狮子,阶梯而上有数百级,只有二个道童守着,看上去冷落无人,远远一望,山上厅殿楼阁林立,却没有半点衰败之气。

    两个守门道童见王存业身穿云纹玄清色道袍,不敢怠慢,连忙下来问:“道友有何事?如果有事,请说明找谁,我进去通报,如果没事情的话……”

    说到这里,这个道童笑了一笑:“还是不要在这青羊道宫门口转悠为好,此处不受香火,是清静之处。”

    王存业见这道童温和有礼,连忙拱拱手说着:“不敢,还烦道友通告青羊道宫中执事,就说大衍观王存业前来拜见,欲请考核道业。”

    这道门考核,为了广大道门的缘故,却是随到随考,并不和官府一样,乡试县试的定期考核。

    道童对王存业说:“道友容我回去禀告,还请道长稍等。”

    说完转身回去通知青羊道宫执事。

    不一会,刚才道童就跑了出来,对王存业说着:“这位道友请,执事大人已在正堂等候你!”

    王存业听了,露出一丝微笑,对道童稽首为礼:“有劳了!”

    道童不是弟子可以修习法术内炼,只是服侍青羊宫中的杂役,观主心情好了,兴许会传一两门武艺,心情不好他们也只有受着。

    王存业这样正式稽首为礼,顿时让这道童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感觉,说着:“怎敢,怎敢,道兄请进!”

    王存业也不以为意,转身从青羊道宫正门大步进去。

    上了二百级,就见半山有着亭台玉阁楼,殿上挂着蓝底金色的牌匾,“云霄宫”三字铁画银钩,飘渺中蕴含巍峨大气。

    殿前中有一水池,诸多莲花盛开其中,幽幽点点,空净非常,果真是一处上等福地。

    继续走着,再上百级,就是正殿,王存业到了跟前,先是稽首为礼,说着:“大衍观王存业,求见执事。”

    过了片刻,里面传来声音:“进来!”

    “是!”王存业轻轻拢起门帘,其内有一老道闭目盘坐于卧榻上,这道人云袍高冠,面容看上去却很年轻,中年相貌,要不是苍苍白发,几乎让人以为这仅仅是年四十的中年道人。

    并且这老道面色刚毅,两眉直刺到两鬓苍白处,显年轻时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主,见王存业进来,睁开眼睛,直接就问:“你就是谢诚的亲传弟子王存业,怎么现在才来?”

    王存业见他问起,不敢怠慢,深腰躬手,执了个后辈礼,回着:“正是末学后辈。”

    顿了一顿,又说着:“师父去世,守孝一年,才敢前来问道。”

    这当然不是理由,前身是根本没有把握通过,但是这时,就可以这样说。

    这老道听了,似是认可,微微一笑,接下来脸色一正,开始正式程序,淡淡问着:“汝为何而来?”

    “弟子输诚于道,想进道业,望执事成全。”王存业回答着。

    “道士法位、次第、称号各有阶级,尊卑上下不得泛滥,汝欲进道业,今宜去偏殿试法。”说了这标准问答,这老道挥了挥手,说着:“你先去梅亭等候,一会我核对身份无误后过去找你。”

    考取道士资格,需要核对身份无误后才可以进行。

    考核一核实,青羊道宫颁布资格,有道牒,分成两份,一份存于这道人修行观中,一份在青羊道宫中备档。

    王存业见老道这样说,沉声应着:“是,晚辈告退。”

    执了一礼,从偏殿出去,往道观东边玄武偏殿去了。

    王存业按照这身体的记忆,来到了梅亭前,梅亭典雅古朴窗,不远处有一株巨大的梅树,夏天在此处乘凉必然很是爽快。

    站在了梅树前,王存业有些怔怔。

    这熟悉场景勾起昔日的的记忆,本以为存入脑海之中,渐渐忘却,却不知如今回忆起来,还宛若昨日。

    三年前,谢诚曾带着他和师妹来过这里,此时还依稀记得当年音容笑貌。

    只是一切都一去不复返,现在老道身死,师妹与自己苦苦挣扎。

    怔了片刻,王存业进了梅亭,静静等候着,直到过了一个时辰,执事老道才渡步过来,手里还捏着青羊道宫卷宗。

    见执事老道进门,王存业起身站起行礼,说:“见过执事大人!”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