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镇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玉兔西坠,天空泛起晨曦。

    王存业睁开眼,每天他都是此刻醒来,早成为身体本能,哪怕是昨天精气消耗甚大也是一样。

    感觉了下,发觉身体内精气已经弥补了五成左右,心中暗想,果是年轻的身体,这恢复力就是强。

    洗漱一番,换了一身新的云纹玄清色道袍,出了道观,在云崖上静静的等待着红日喷薄而出的一刻。

    云彩变动,不断泛亮,一轮红日喷薄而出,顿时天边泛起阵阵紫气,王存业等的就是这一刻,不敢怠慢,开始呼吸吐纳起来,丝丝紫气与体内气机不断交换缠绕,丝丝灵气被他摄入到体内。

    十息后,太阳从地平线跃起,这紫气已老,不能在用了,王存业缓缓呼出一口气,又开始修炼六阳图解,做起种种姿势。

    口中配合着念出咒语,三十六个动作做完,王存业全身一震,再次感受到了有如电流流过一般的酥麻感觉,一丝内息,就此产生。

    一次次的做着这三十六个动作,口中也是不断,王存业只觉身体中内息不断增厚。

    本来就是一丝,若有若无,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王存业已经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身体中的内息。

    内息绵绵,似虚似实。

    再做下去,却是没有了那种酥麻的感觉,反而有些空虚,王存业这才停止,身体上已经是汗水涔涔,沾湿了衣衫。

    炼气,是将精气炼化,成为内息。

    一人自身所能产出的精气有限,每日都有定额。

    白阳图解的高妙处,就是在于炼化的效率很高。

    这点改善,就能节省相当多的时间,而且每日所能够积累的内息是一般功法的数倍。

    日积月累下来,差距自然产生。

    看看时间,不过过了一个时辰,收了功夫,立定着,静静养气。

    山间清晨,最是灵动,丝丝清凉的气息浸人心脾,王存业沉下心去,只见冥冥心神之处,十个字浮在云气中,个个宛然活物,发出了微微的光。

    王存业接触了一个,这“字”顿时在脑海内放大十倍,其中奥妙就流了出来,使人一碰,就能知晓其中含义。

    三部十三经,统共不过十数万字,言简意赅,大有深意,字字精微,隐含着真文,就算是普通人,若能日日颂之,就如地球上静颂黄庭,字字句句,都烙印在心,久久必可染上真文,开启智慧,进入道门。

    王存业眸子中带着疑惑,三部十三经,民间都可买到,这等于是普法,为何如此?

    不过这疑惑一闪就过,还是一个个接触真文,片刻九篇道经都一一烙印在心,再无丝毫差错。

    “十三部中,精通了九篇也足够了,这就去道宫考核,以免夜长梦多。”王存业寻思着,长袖一挥,就此下山而去。

    县狱

    鲁兆穿过去看着,他是捕长,最近县令命他兼管着县狱,这时就来看看。

    监狱中阴沉沉,带着灰黑气,不远几个狱丁正和狱典打着麻将,见鲁兆过来,狱典就喊了一声:“老鲁,巡狱啊?来,一起玩几局。”

    狱典同样不入流,实际上地位差不多平等,只是前几日,县令命鲁兆兼管着县狱,才算高了半级,却也并不算下级。

    鲁兆笑了笑,说着:“不了,看一圈就出去。”

    才进去,就见得几个狱丁拉着一人出去了,已经是尸体了,遍身都是伤痕,看样子是被打死了。

    鲁兆问着:“怎么回事?”

    狱班就凑上来,笑着:“大人,当官能刮地皮,当兵能吃空额,我每月只有二两银子,一般的狱丁只有一两,不吃犯人吃谁?”

    “只要犯人不越狱,叫犯人管犯人,不但清闲,还有犯首上贡,只是这个家伙死硬着不肯交钱,那些犯首又下手重些,结果死了……”

    鲁兆听着,说:“打死了,怎么办?”

    “现在还可,凉了些,前一阵这样热的夏天,狱里哪天不往外抬死尸?”狱典笑了笑:“报个暴病备案也就结了,再也有冤枉也翻不了身——有狱神镇压着。”

    说着,就指了指不远处供奉的一个恐怖的神像,这就是狱神。

    鲁兆是老捕头了,素来知道民心似铁官法如炉,但见到这狱典漫不经心轻描淡写的说着一条人命,也不由一凛,真是杀人如草不闻声,还没有来得及寻思,就见这狱典取出一个小包:“大人,这是您这个月的例奉。”

    用手一掂,知道有十两碎银左右,鲁兆知道这钱,每两都带着血,都是从犯人身上和家属中榨出的骨髓,不过他也明白,如果自己不接,就是“外人”,难以被这个监狱系统接受,只得接了,说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