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商议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转眼就是几天过去,这天一觉醒来,就是凌晨,朝霞如火

    王存业醒了,这一觉醒来,整个人都活了,经过几天磨练,再也感受不到那种疏远感了,推开了窗,看着前面。

    这道观很朴实,外面是用土石夯筑,为的就是在乱世求生存,因此具有相当的防御,有一个正殿,二个侧殿,还有就是两排房间,全盛时,可居住一百人。

    王存业怔了片刻,到书架上看了看,随便抽出一卷展开。

    “……玉女素历千二百人,衣赤衣,主致长生承差,具录某身三魂七魄,不得远离某,主长生疾病,差除素女千二百人,主致长生延命疾病,具录魂魄,无令远人身精人安……”

    王存业又看了几卷,这实际上只有一卷,是道术,但仅仅是符咒请神之法,并无修道之门。

    这王存业并不陌生,前世地球,大学时就精读过。

    这个世界的这种章文,也大同小异,更加不要说阅读时略一回想,心神中一个真文就发出微波,奥秘就流了出来。

    有着二个真文,六阳图解和这卷道书奥妙,就全部在心中。

    长身立起,出了房间,这时,就只有陆伯出去找柴火,道观之中就他和师妹两人,也算十分清净。

    见观中静悄悄,不由轻轻一笑。

    昨天把师妹累了,让她多睡会,王存业也不叫醒,拿出纸笔留言,说渐觉身体康复,出去走动走动,勿要挂念。

    写完压拿起砚台,压住纸张,一个人就要往外面去。

    走廊并不深,檐上黄蒿尺长,才几步,就听得了人声,王存业听了看看,就进了西厢台阶下。

    此时殿中清冷,缕缕风透过走廊,听着。

    “陆伯,把这当了,换成金银细软……我父亲在城中薄有几分人脉,把金丝手镯当了,在父亲旧识走动走动,希望可以免了这强召。”说着,就有嗉嗉解开一个包裹所发出的声音。

    半响不见声响,过了片刻,才听陆伯苦涩的声音:“昨天说了,还觉得你一时想起,现在又拿出来了……你的心思这样,可他未必懂得,这是一厢情愿的事,你懂么?”

    谢襄听到这里微笑,说:“陆伯说的是,可我就得这样,这是命,无论是好是坏,你说是不是。”

    听了这话,陆伯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哎,你都这心意,我还能怎么样,去吧,我不拦你,希望可以免了这次劫难……”

    “院里苔藓滑,昨天又下雨,你别摔着……”谢襄说着,看声音就要出来,王存业连忙转身,就向山顶上去。

    道观就在山上,走了一段路,就到了山顶,山间晨雾很大,将外面染成白色一片,向下一看。

    山上有着莽莽森林,远一点就是一个村子,距离小山只有三百米,一条河蜿蜒通过小村,它给村子带来了饮用和灌溉,这小河是整个“沂水河”的分支。

    王存业望着沂水河,默默出神,他又想起了迫在眉睫的这件事。

    这沂水河穿过整个郡,是郡内生命河流,能改变郡内风雨,这就掌握了命脉,因此就算河神荒淫无道,但是谁也没有想过斩杀这神,仅仅是想制止。

    山下沂水河宛然白带,王存业再次消化着记忆,盘算着。

    命运并非固定,自己算卦几乎没有希望,是因为自己实力太弱,现在之计,就是迅速提升自己实力。

    这身体虽悟性见识不行,但根基很扎实,只要点破这个屏障,就可短时间内大有进步,晋升一个层次,想到此处,他心中安定了几分。

    师传还有谢诚留的法剑,必有一定效果,到时也可取用。

    根据记忆,这里神魔共舞,仙妖横行,芸芸众生沉浮其中,这里是乱世!

    越是乱世,人命越不值钱,唯有力量才是唯一的依仗。

    不过别的因素也不可小看。

    这时太阳欲出,王存业停止了思考,吐纳丝丝紫气。

    每天太阳将出未出时,天边泛起紫气,是修士为数不多可以吸取的灵气之一。

    就要日出了,已隐隐可见朝霞,每天的早课,可不能因为别的事情而荒废,自身的力量才是根本。

    王存业见时间到,寻了一处空地,脚轻轻的一开,双手胸前一抱,放开种种杂念。

    呼吸之间提挈天地,动静初始把握阴阳,缓缓吐纳着紫气,十息后就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修行。

    只见按照动作作出熊猴虎豹,口中发出某种声音,好像在念着一个个晦涩艰深的字,而这每一个字都蕴含着十分奇特的韵味,又让人难以清楚的理解其中的含义。

    他念的非常慢,每一个字都要持续数分钟,声音时缓时急,时大时小,有时细若游丝,却一直都没有间断,配合着动作进行。

    当最后一个动作,和最后一个余音结束后,王存业突然之间觉得心神中真文一动,电流一般的酥麻感觉贯穿全身,这是地球上没有感受过。

    修行的感觉是这样不同……这就是修道之法?

    而且这次修炼,动作咒念到位,远胜于原本王存业。

    王存业曾阅览道藏无数,此刻对照内炼法门诀窍,不由一种明悟隐隐生在心中,果和想的一样,原本王存业身体素质差还在其次,最关键还是乡下道童,缺了见识,根本无法体会其中根本,因此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