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龟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晚餐,青铜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按照此世界的规矩,侧殿中,有一张五尺长的食案,王存业和谢襄坐在两侧,虽陆仁是观中最重要的人,但是此时也不能上桌,这是规矩。

    食案上有着薰肉、鲤鱼、青菜豆腐,三菜一汤,虽原材料很简单,也没有什么配料,但却非常鲜美。

    陆仁原本据说是大厨,被谢诚救过性命,这人刚直,就追随谢诚左右,到现在虽然观中落魄,却也不肯离开。

    不过手艺没有放下,观中食物不多,却尽量弄的鲜美。

    谢襄坐姿端正,细嚼慢咽,不时咳嗽下,却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还有那淡淡的欣喜充满着其中,使晚餐虽静悄悄,却有一种温馨。

    多少年了,没有这感觉了,家人聚在一起用餐的感觉,真是非常非常美好,不过这时王存业顾不得感慨,人体重组的需要,产生很大的饥渴,在大口用着。

    “师兄,你多吃点。”谢襄微微笑着,她食量很小,()吃了半碗就放下筷子,看着师兄大口大口吃着米饭,这比自己吃还高兴十倍。

    王存业感受到师妹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他已盛了二碗饭了,不过想到身体需要,还是再盛了一碗。

    用罢晚餐,陆仁来收拾碗筷,神色有点迟疑,谢襄见了,就心里明白,说着:“师兄,你才好,早点休息?”

    王存业点了点头,就出去了,到了殿外走廊,少许一停。

    果过了片刻,陆仁开口:“小姐,存业……哦,观主虽然好了,可下个月怎么办?我很是担心——”

    侧殿中一片沉静,只有谢襄连续不断的咳嗽。

    王存业心中一凛,翻动着原本身体的记忆,只是片刻,就找出这一段。

    本地魏侯在城中放出告示:河神荒淫无道,十年娶一新娘,送到河中小岛,明晨必不见人影,实是世上惨事,不过按照神人契约,只要护着少女一夜,就可度过难关。

    魏侯在城中摆开大宴,共邀天下豪杰之士阻止此事。

    只要能保全少女,和尚赏寺庙田产,道士赏山林道观,武者封武士田宅。

    第一届时,豪杰相应如云,入城领命者比比皆是,但是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届,前二届都全灭,导致这次人数不多,魏侯因此强令——安成郡内,每道观每寺庙,必出一人,否则没收观庙。

    别的庙观人数多,总有办法,但是现在大衍观只有三人。

    陆仁老人,师妹体弱,只有王存业一人。

    原本王存业太过年轻,不懂时事,没有深思,现在王存业一想起,就全身一冷,就在这时,听着里面谢襄咳嗽一声,却说着:“……不能去!”

    语气甚是坚决。

    “可是魏侯有令,不去者没收观庙……”陆仁语气愁苦。

    “陆伯,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可是你想想。”谢襄微微苦笑:“如果没有师兄,我们这个观,还有希望吗?”

    陆仁没有出声,却也不应和,片刻后却听着谢襄继续着:“我知道你的意思,张家二少爷,对我有意,他家是八品县丞,入了他的门,不用向官府纳税和服役,但是你想过没有,我这身子,在观内清静,还可维持,要是进了大宅子,人事内斗频繁,我这身子还能活几年?”

    “小姐……”陆仁叫了一声就不语,心里很是难过。

    “再说,师兄虽无权无势,但我就是想着他,念着他,我愿意为他生个儿子,师兄也许不能重振道观,但是子孙总能……”说到这里,谢襄茫然若失,却笑了笑,语气平静而安定。

    “陆伯,你就不要劝我了,过段日子,把我的细金手镯拿去,当了卖了,也有上百两银子,贿赂一下,看能不能免了这次。真的不行,我就弃了这道观祖产,跟着师兄跑去外地,总有活路。”

    只听陆仁顿了一脚,叹息说着:“你太死心眼了……这可是你的祖产和嫁妆,哎,你都这样下决心了,我还有什么话说……”

    王存业一直静听对话,心里暗叹:“王存业,你何德何能,有这师妹?”

    王存业没有再听下去,静静远去,心中翻阅着记忆。

    越是看,越是皱眉。

    大衍观最鼎盛时,有田百亩,但是后屡次有难,变卖田产,到了现在,已经只有七亩五分地,可所谓贫寒,若不是观里还有一些底子,真是一贫如洗。

    魏侯是一郡之主,他的命令难以违抗,就算逃到外地,只怕也举步艰难。

    师恩厚重,美人恩重,总不至于真的抛弃祖产,或者变卖师妹嫁妆来度过这难关?

    可现在已经是八月二十,距离九月二十八,只有三十八天,怎么样度过这个难关?

    王存业并没有惊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