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转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云崖山·大衍观

    云崖山山高水清,风景幽奇,不过靠近着深山幽谷,虎豹豺狼当然不少,在此居住有些风险。

    这时天地苍茫,秋雨连绵而下,看不见原野,白茫茫一片,只见一处小山,这半山坡都是松柏树林,其中又有一观,只见这观满目青苔,透着古朴的气息。

    雨水劈啪而下,一个神像前,一个中年人人取出三炷香,拜了几拜,将香插在香炉上,只听这人恭敬的说:“神灵在上,现有观主王存业受伤昏迷,还请庇护,莫要尚未成礼延续香火,就做了孤魂野鬼……”

    三炷香冒出阵阵青烟,中年人祈祷片刻,叹口气,又说着:“……哎,实际也只是拖延些时日,侯爷征令啊!”

    大衍观名字不错,不过却是一个火居道士谢诚所建,谢诚据说受了真人点化,入了仙门,不想福薄,没有成仙,回来建了这观,并且娶妻生了一个儿子。

    这儿子娶了一个妻子,很贤惠,生了个女儿,这儿子继承{ 了一些简单的符咒,成为了下面青田村的火居道士,只是也许把福气消耗完了。

    一次入内采药,遇到山中老虎,结果被咬死,谢诚赶到,搏杀了这老虎,儿子儿媳却已经双亡,孙女受寒惊吓,让谢诚老泪纵横,发觉自己渐渐老朽,后来就收了个弟子,今年死去,令这弟子继承观主,结果却偏偏遇到了这事。

    中年人默然片刻,起身又一拜,叹了口气出去,不过才出去,就在门口遇到一个人,陆仁一个急刹车,稳住双腿,身子一阵摇晃,不由一阵哀叹,他这身子骨可经不起这样折腾了。

    对面是一个少女,容颜秀丽,简单的垂髻,一身素衣裙,只是绣了几朵梅花,话还没有开口,就娇喘微微,连声咳嗽几下。

    她目光一扫,就看了台阶上的炉子,说着:“咳……陆伯,师兄病成这样,还是拿山藤精给他熬汤养养身子吧!”

    看着她连声咳嗽,雪白脸上没有半点血色,陆仁不由嘴角一阵抽搐。

    眼前这少女,是谢诚的孙女谢襄,自幼体弱。

    陆仁本是这间大衍观的管家兼厨子,大衍观曾经有段兴旺的时候,但在谢诚老去时,就渐渐衰退,到了最后几年更是香火冷淡。

    山藤精本是大衍观为数不多的财产,小姐体弱,更要用这些来弥补体质,用一些少一些,他一般都不肯用,这时见着她连声咳嗽,脸上咳出几分血色,着实心疼,想了片刻,就叹着:“也罢,我从小看着你俩长大,我拿山藤精去熬汤给这小子补补身子,只是这东西用一点就少一点了,你以后还要用呢!”

    陆仁本不过中年,此时两鬓花白,显然是生活所迫。

    谢襄看了陆伯这样子,眼睛不由一红,飞快转了身子,不让陆仁看到,对着陆仁说:“我回去看看师兄醒了没有。”

    大衍观偏殿内,一处有些破烂的床铺上,一个十五六岁少年面色苍白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依稀可见他俊朗的面庞,此时深秋,这少年身上穿着一件长袍,盖着被打过许多补丁的被子。

    谢襄在床铺旁轻轻蹲下,脸上带着泪痕,轻轻摩擦着少年的面庞,低声喃喃:“师兄你一定要撑过来呀,没有你,我怎么办?”

    说着,雪白失色的面庞上,不由有滚落下颗颗泪珠,抽泣一会,她转身擦干泪痕,就此出了去,没有一会,正殿中,一个不时带着咳嗽的祈福经的声音,不断飘了出来。

    不过才关上离开几分钟,突然间,殿内一点黑光显现,一闪就射入少年眉心。

    少年全身一震,表情痛苦,张口要喊,却丝毫声音都没有。

    片刻后,只见人体上空,一只龟壳,浮现出黑气,垂下丝丝细细线条,宛然檐下滴水,源源不断,里面还有细微的无数黑色文字,轰击下来。

    说来奇怪,丝丝黑线垂下,都带着一声声隐隐惨叫,化成了一团团光点,靠近着少年身体不动。

    ……纸醉金迷,万千世界

    眼前无尽黑暗从未消散,直到一抹刺眼的光线,照进了王存业的眼缝中,一生种种不断倒影而过。

    死亡时的地震,大学中肆意风流,少年时家乡,还有幼年时的青梅竹马,最后定格在母亲泪流满面的面庞上,他想说话,可嘴已不会动了……

    本以为死亡就是结束,不想却是无尽的黑暗。

    冰冷,黑暗,痛苦,灵魂由于饥渴,碎成碎片,化作残片在冥土飘荡,这本是万千凡人灵魂的命运。

    不知何时,一个碎片获得了一些机缘,醒悟过来,凭借魂魄之间感应聚起三块碎片,短暂的恢复了一会神智,之后的日子他不愿想起。

    不知过了多少年,在无尽黑暗之中摸索着,感应着,为了找回自己的灵魂,凭借着魂魄碎片的感应,他不断在黑暗里收拢着自己的灵魂。

    醒来,浑噩,在冥土行走,凭借着魂魄的不断完整,他终于可以不再沉迷,为了做到这一步,他在冥土底层苦苦挣扎了数百年的时光。

    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