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四章 终于出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桃林前园

    十五昼夜转眼就过,这时一处院子中,石台上一个火锅烧得沸滚,嗤嗤冒着烟,香气喷鼻。

    这时一个中年人进来,就长跪在地,继国公不禁笑了:“这么晚了,本想明天再见你,不想你等不急了。”

    这中年人是继国公府的管事,叩拜说着:“本不敢打搅雅兴,不过京里的确有着重大消息!”

    说着,四下看看,压低了嗓门说:“您还不知道吧?您已进封郡王,是平山郡王,宫里已经发诏,并且通过内阁了!”

    “是么?”继国公吃了一惊,目光一闪。

    进封郡王,是一件喜事,岁七千石,七千两银子,不过这个“继”就免了去,让人感慨万千。

    这时还听着这个管事说着:“府内已经应诏,改了门匾,家中夫人已经受了王妃号了,就等着王爷您回去!”

    继国公惘然自失,说:“这是喜事,难得你赶着过来报喜,赏你一百两银子,下去吧!”

    管事有些诧异,觉得王爷不是那样欢喜,又不敢多想,叩拜下去领赏。

    贾恒这时上来,笑一声,说:“恭喜王爷了,郡王是青紫之气,本是京中一发诏,王爷身上就有青紫萦绕,要不是用玉符压住了,下官必早就知道。”

    “这事不提前知道,就能享着惊喜!”继国公,不,现在是平山郡王回过神来,笑着起身:“走。我们去走走说话。”

    这时虽没有用膳,但平山郡王有雅兴,自不得不跟随,平山郡王默默踏着干草,踱到了园前小湖前,这时有着石墩子坐下。

    这里看去一片清,堤干草枯黄,树木都掉光了叶子,水清得可以见到里面小石,幽深中带着神秘。

    平山郡王良久才笑着:“想当年。先帝时,朝廷财政困难,连郡王俸禄都有拖欠……听说最近又进了一百万石米?”

    贾恒笑着:“这还是托了镇国真人的道论,现在从藩国藩库里进了一百万石,今年米价平稳,斗米三钱,百姓生活就安康了。”

    “商税、盐税、海关,钱都海水一样淌过来,朝廷本库也充实了。拖欠的款子听说都发了下来,王爷是宗室。更不必担心。”

    平山郡王听了,绕着小路踱了一圈,长长吐了一口气,说:“我心神不宁,总觉得心悸。”

    贾恒一怔,觉得是此人失去了继国公的“继”而暗里伤神,于是暗中一笑,口中说着:“王爷是皇子郡王,只要没有谋逆。就算是天子也不能无缘无故动您,祖宗规矩和神灵都在,你又有什么怕的呢?”

    说到这里嘎然而止,平山郡王沉思片刻,突大笑说着:“说的不错,是我多疑了,走。回去,我们喝酒!”

    正说着,树上一只鸟被惊动,暗夜里嘎嘎大叫飞远。这连贾恒都再次一怔,心里也觉得有些不祥,心思着回去算一卦,才举步回去,突听着风吹了过来,就有点点雨点落下。

    “王爷,下雨了,快进院子吧!”贾恒连忙说着,才快走了几步,二人都惊呆了,直直看着天空。

    天空中漂浮出二个光团,一个是淡青,一个是金黄,只听着轰隆的声音:“你区区小神,敢阻我路,杀!”

    下一刻,轰隆的战斗声响起,顿时响彻了天空。

    埋骨之地.城堡

    第十五次将炎黄柱积蓄的阳气抽尽,王存业徐徐吐出了一口气,只觉得明珠的元气已彻底中和,中正平和,宛然凝液,就是未曾吸纳入灵池,也可以感觉到里面隐含的巨大力量。

    而在这时,原本灵池经过十五天的修养,已全数恢复,抵达十八丈,整个灵池金波流淌,隐隐带着些青意。

    见此,王存业不再犹豫,只是一引,瞬间,一股至纯灵液,就泉水一样流淌到灵池中,顿时灵池荡漾,继续向着边缘开垦而去。

    十八丈三尺,十八丈七尺,十九丈,有着滚滚灵液而去,整个灵池迅速扩大,抵达到二十丈时,突发生异变,滚滚灵液进去,池距却不增多少,无论进入了多少,都吞噬一空。

    王存业却不惊疑,隐隐感觉到,这蜕化的机缘就在这里了。

    当下定心凝神,缓缓吐息,只是继续滚入灵液,任其自然而运转,过了片刻,突见着龟壳一震,投入一个虚影到了灵液里。

    这一投入,原本饱满的灵液,顿时“轰”一声,发生了质变,一丝青液顿时成形,在识海中一声大响,几与雷霆。

    随着这丝青液产生,一种枷锁破碎声音从冥冥中传来,而灵池却相反,原本二十丈的灵液,迅速缩小,十九丈,十八丈,一直倒退到十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