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二章 瞬间不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到了云崖县的一处小港,天已完全阴沉下来,整个县城浓云重压,被灰蒙蒙的云气笼着。

    一个中年人掌了灯进来,说着:“国公,天暗了,伤眼,您就别写了。”

    这人是贾恒,是继国公的长吏,正八品,这实际上是朝廷安插在皇子中的人。

    “天都黑了!”船舱内,一位年轻人正在写着,这时听了放下笔,一望窗外,见得乌云满天,不由一笑:“还早呢,只是天阴了,看来要下雪了!”

    贾恒一笑,说着:“已到了云崖县了,这还这样用心?”

    “笔记而已,我的园子叫小晴,就小晴笔记。”继国公喟然一叹说着,并且用手揉捏右腕,他年近二十,挺拔身材,温润气质,带着一丝雍容。

    “要不要通知当地县令?”贾恒问着。

    继国公摆了摆手说着:“别,他们是魏侯系统,见了尴尬,这还罢了,关键是我身份敏感。”

    “当年皇兄既位,却无子嗣,所以封我为继国公,现在皇兄已有子嗣,我安能坦然受之?”

    “皇兄英明,许我借宣旨而出游,这是恩典,我不能不识趣,这结交地方官员就免了。”

    在贾恒眼中,这是一个懂得自己本分的皇子,这时说出这番话,更是透彻,单是这点就够得上郡王品位,真让贾恒刮目相看,沉默有顷,才说着:“今天抵达云崖县,是上岸还是住在船内?”

    “上岸透透气罢。时间实际上还早,就是天阴了!”继国公深深吸了一口。说:“听说王家府邸的桃林前园开放,有着住宿地点,这里距黑里乡不远,直接过去寄宿就是了。”

    “皇兄有着旨意让我仔细看看,我就在前园过年就是了。”

    “既是这样,那下官就去安排,不过国公要在前园过年,还需隐藏云气才是!”贾恒淡淡一笑:“国公之气云蒸霞蔚。青气贯顶充塞一室,却是太显眼了,何况还有钦差身份。”

    说着以灵觉而看,见着继国公身上身体周围环绕了一圈金光,令人不能逼视,又有丝丝青色气运渗透在身内,并且此时在身上。又蒙着一层淡紫。

    本朝虽衰退,但有六百年天下,这就非常可怖了。

    所谓的贵族,在气运角度,就是一生下来,就在血脉中流淌着气运。

    郡级太守的官。子孙都是白身,只有父祖始终淋浴在权力和气运中,至少二到三代,始终拥有巨大气运,积蓄出家族气运池。可以稳定的作用在血脉上,渗透入血脉。使婴孩一出生就有着遗泽,这叫才贵族。

    科举和流官制盛行后,现在基本上只有皇家有这个条件,这就是家国一体的天璜贵胄!

    六百年天下,就算是没有封爵的皇子,其本身力量都可压制阴邪,何况还封了国公?

    继国公也知道此理,自失一笑,这时有侍女进来,怀里抱着几件衣物,还有二件特制的油衣,两人就穿了。

    继国公这时取出一个玉符,笑着:“这又如何呢?”

    一转眼,就见着身上金光褪去大半,青紫之气更是不见,只见着此人身有淡色金光,又有些红色云气,这很是合适了。

    既不显眼,也不会受人轻视而多出麻烦来。

    老虎就算隐藏,也不会变成老鼠,最多披着大猫的皮!

    “不错,还请带上侍卫。”贾恒说着。

    一切完成,继国公吩咐着:“出发吧!”

    于是,继国公带着贾恒,又有二个丫鬟和四个侍卫出了船,雇了马车就直向着黑里乡而去。

    抵达了半途,就下起了雪雨,继国公默默看着,心思翻滚,不知为什么,上了马车,他突有些心悸,似有不祥的预感。

    但转念想着,又觉得自己多疑,钦差官船上,有三百铁卫,沿途也有朝廷人员打点,就算是各地诸侯,也不会不卖这个面子,有谁能伤得自己呢?

    当下哑然一笑。

    桃林前园阁楼精舍,十分幽雅,当然价格也贵,不远处就有几个旅店酒楼,这才是常客。

    这时雨雪中,就见得有着几辆马车过来,下了车,一行六人,看上去就不凡,就有着人迎接。

    这时酒楼上,一个中年人打开了窗口,望了下来。

    看了片刻,又关上了门去,喃喃自语:“又是哪里来着的公子哥?”

    话说继国公进了前园,心渐渐平静下来,见着贾恒和管家商量完毕,引着进了个院子,就打量看去。

    这是很大的一个院落,中间五间正房,左右齐整排列六间厢房,窗纸都糊得严严实实,墙脚是一丛丛的梅树,不高,胭脂一样的花蕾,挂着雪水,寒香袭人,嗅着一口就觉得精神,顿时说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