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3章 都想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北木正在这边咬牙切齿地愤恨,反正最终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次他终究是因为陆吾的关系才受了剑伤,并且使得那虎妖王也落入险境,只不过北木对那虎妖也不太看得上眼。

    虽然对陆吾十分气愤,但北木同时也对真身不明的陆吾更加忌惮了,这家伙本来就给人一种直觉上的危险感,现在明白对方还可能是个疯狂的家伙,哪怕他是魔。

    “希望陆吾这家伙直接死了。”

    北木这么喃喃一句,刚刚站起身来的时候忽然心神猛地一跳,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又说不上来。

    “糟糕,那一位不想放过我!”

    意识到不好,北木立刻遁走,化光飞出藏身之地,不断变幻自己的魔躯,急速朝着远方飞去,同时以自己的方法测算此时面临的情况。

    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任何结果,而这一点却更加令北木心凉,平常得到这种反馈还好说,这会他反而更加确定是计缘盯上他了,哪怕已经逃出千里驻外,但这在此刻就没多少安全感了。

    为了保险,北木散出去大量魔气,分成九路,朝着不同的方向飞遁,有的上天有的入地,也有的融入山风,更有藏在一些隐秘之所,并且即便依旧看不到有追兵,但每一个魔气所化的北木都逃得十分卖力。

    不过这对于计缘和练百平来说并无什么作用,毕竟他们感知掐算的就是计缘那道剑伤,而且伤在青藤剑之下,自有剑意纠缠,不是那么好逼出去的。

    追出千里之外的时候,计缘和练百平已经脱离了吞天兽,驾云而追,吞天兽则早已飞入罡风层之上的极高处,以避开南荒大山大部分危险,毕竟虽然和几个妖王达成协议,但他们只能代表自己统御的那一小块,代表不了旷阔的南荒大山。

    在北木出逃的那一刻,计缘和练百平距离他其实已经算不上太遥远,也都已经心有感应。

    “计先生,此魔开始逃遁了。”

    “嗯,现在逃遁就晚了一些了。”

    计缘之前的那一剑也是有点门道的,重意不重力,所以此刻气机纠缠之下,哪怕直接让青藤剑前去,也能斩了那魔头,但没那必要。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北木分出的其中一团魔气,居然直接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逃遁,虽然看不到藏形天际的计缘和练百平,但也看得两人面露古怪之色。

    当然这团魔气两人并不理会,哪怕魔气在变化之中,两人直接在高空掠过,继续朝前追去。

    “计先生,您打算如何抓住那魔头,此魔逃得干脆,却也不如表面那么简单,他千变万化极擅逃遁,似乎背后还有牵扯,您可是要用那捆仙绳?”

    计缘摇了摇头。

    “试试袖里乾坤吧。”

    ‘袖里乾坤?’

    练百平没听过这个名词,只能猜测计先生说的大概是一种神通,只是他从没听过这名头。

    也就是练百平在猜测袖里乾坤是什么的时候,北木终于确认了计缘已经追来,他根据的并不是什么卜算和感应,而是根据自己身上的剑伤中的剑意,在剑意变得更活跃的时候,他就明白仙剑到了附近了。

    哪怕此刻还看不到,北木也知道绝对危机已经降临,也顾不上许多了,用左右手的指甲将左右小臂从关节处到腕部,划开一道深深的口子,黑紫色的魔血不断涌出,将他浑身笼罩在魔气血光中。

    天魔血遁大法,此法一出,下一刻,北木的魔躯就化为一片幻影,随后一闪消失在已经处于上空高处的计缘和练百平的眼中,这速度甚至比寻常剑仙的飞剑还要快。

    “先生?”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了。”

    魔头遁速虽然快,但这一瞬间可不足以脱离计缘的神念感知范围,更何况魔头的气机早被他锁定,也就是下一个刹那,计缘出手了,右手从负背状态往前一送,袖口迎风伸展,好似被风吹得鼓起。

    呼……呼……

    在练百平眼中忽然产生一种玄奇的感觉,视线中计缘的衣袖好似除了鼓起并无太多变化,可在神念感知层面,仿若看到计先生的袖口在这一瞬间无限伸展,仿佛要将天地都装下,袖口的阴影更是遮天蔽日。

    也就是练百平遵循感知而猜测的时刻,天际也随着计缘的动作昏暗下来,大地上有一层浅浅的暗影,仿佛一只无边无际的大袖,无视了时间与空间,在一瞬间追上了速度奇快北木。

    正处于天魔血遁大法之中的北木只觉得天色忽然暗了一下,更有一股说不上强大,却让他无处着力的牵引力不断拉扯着他,就好似宇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