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2章 北魔的猜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丹,就是我巍眉宗正传弟子都不能随便拿到,以此补偿,人手一枚。”

    说着,江雪凌一甩袖,悬浮在面前的十几瓶丹药的瓶塞一下子全都打开,其中的丹药化作一道道玄光飞出,飞向了站在后方的妖魔,他们下意识接下丹药,只觉得握住来的一块烧红的炭火,显得极为烫手,但却并不痛苦,手中的丹药在散发着一阵阵红光。

    ‘好宝贝!’

    这几乎是所有看到这丹药真容妖物的第一念头,也就几个妖王还能淡定点。

    “好了,我们两清了。”

    “嗯,那么妖族诸位,今日之事到此为止,还望信守承诺,放我等离去。”

    计缘施礼发言,几位妖王心下忌惮也相对礼貌地回了一礼。

    “那是自然,都可以走了。”

    妙云也对计缘道。

    “计先生,我等告辞!”

    说着,妖王们陆续升空离开吞天兽,大妖们也跟随他们身后,而那些被放出来,刚刚得到固生丹的妖魔慢了一拍之后,也意识到自己该赶紧离开,纷纷离去,要么直接从吞天兽上一跃而下,要么架起妖风。

    “几位且慢离去。”

    计缘的声音传入一些个精怪和妖怪耳中,令他们下意识顿住脚步,回神的时候,周围的妖魔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十几个还在吞天兽上,顿时紧张不已。

    这些妖精看了看远去的各种妖光妖风,没有任何人还在意吞天兽上的他们。

    “呃,仙长,可还有什么事?”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普通的精怪,声音中带着忐忑,而计缘脸上则是露出一丝微笑。

    “诸位莫怕,计某专程留下你们并非想要加害,这固生丹江道友给的简单,可丹药却是极好的,南荒大山是什么地方就不用计某多说了,看你等并无邪气,计某帮你们一把。”

    计缘也不过多解释,袖中旋转着飞出一支狼毫笔,也不引动墨水,而是有一抹水汽在计缘面前凝结,他手持狼毫点在汇聚成一小团水珠上,然后以水为墨,在空中写出两个字,正是:“灵藏”。

    两个字在空中就犹如流动的一片水波,其上灵光轻微却熠熠生辉,然后计缘再一挥袖,水光一分十几道,纷纷打入这些妖怪和精怪的身上,把他们都吓了一跳,纷纷四下检查自己有没有事。

    “好了,只要你们自己不做得太夸张,三年内服用此丹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动静,找个安静的地方炼化吧。”

    这些妖怪精怪心下恍然,各自再朝着计缘行了一礼。

    “多谢仙长赐福!”

    礼毕,剩下的妖精也纷纷遁走了,他们也清楚,在南荒大山这种地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之前这么多妖魔得了丹药,有几个能安安稳稳自己享用的呢?

    等吞天兽身上安静下来,计缘才面向道友。

    “我们也走吧,练道友,那魔头的踪迹如何了?”

    练百平早就等着计缘这句话呢。

    “西南方千二百里,已经慢下来了,大概觉得安全,准备疗伤了吧,只是那妖光诡异的妖怪,行踪有些飘忽,难以确定。”

    “嗯,知道那魔头也够了,我们走。”

    “好。”

    巍眉宗一众修士结阵完毕,将整个吞天兽都笼罩在内,然后一起遁起仙光飞走,方向是南偏西侧,很快就消失在暗中监视之妖的眼中。

    西南方向的一处怪石林立的山丘坑洞内,俊美的青年正在压制自己的剑伤,面上是真的一阵青一阵白,这剑伤看着不严重,却令人极为痛苦,纯粹的痛到了一定级别,也是让魔都忍不了的,而且他毕竟不是真魔,还做不到真正魔躯无影无形,痛觉承受也是有极限的。

    “嗬……嗬……终于好受些了……”

    剑伤的痛苦减轻了一些,北木也得喘息,低头看看伤口,剑气已经被他磨掉许多,但剩下的一些剑气附有剑意,就是水磨工夫才能消除的了。

    ‘不知道那妖王和陆吾死了没,陆吾八成是死不掉的,这家伙阴沉得很,比寻常魔头还难捉摸,怎么可能口误?难道我之前哪里得罪了他,亦或是那妖王得罪了他?’

    从很多可能中,北木忽然想到一个场景,那妖王满口“贤弟”“小兄弟”,从接触开始就把陆吾当成晚辈来拿捏,陆吾这家伙虽然面无表情,可心中怕是阴狠到借计缘的手来了这么一下。

    虽然有些荒谬,甚至可以说这种不顾大局的可能性很小了,但北木想到陆吾那阴晴不定的性格,却诡异的觉得这种可能性或许最接近真相,能在天启盟的,实话说没几个正常的。

    越想,北木反而觉得有这种可能,而且陆吾甚至不惜自己可能被计缘盯上的风险。

    北木打了个冷颤。

    ‘这个疯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