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9章 坑妖坑魔陆山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计缘心有所感,顺着感觉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陆山君,在看到陆山君的这一刻,原本需要他自己观想的那种对于棋子的那种微妙感应,也立刻强了起来,而见到陆山君之后,计缘自然更加注意陆山君身边的人。

    虽然距离不算近,但落在计缘法眼中却显得格外清晰,视线中,陆山君身边两人,一个是身穿锦袍的俊美男子,一个是额头有“王”字的妖怪,看那嚣张的妖气,自然是妖王之一。

    ‘天启盟在这?’

    计缘思绪一闪,一阵轻微的剑鸣声打断了他。

    “嗡……”

    负在背后的青藤剑发出的一阵清亮的剑音,声音虽然不响,却极具穿透力,淡淡的剑鸣声好似压过了妖魔乱舞的状况,传遍了吞天兽周边,使得周围短暂为之一静,也让激动中的妙云妖王下意识闭嘴,他似乎能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

    青藤剑刚刚主动飞到计缘手中,本以为计缘会用它出剑,但不过是调用了部分剑气和剑意,以剑指点出,青藤剑觉得换成自己,绝对能一剑斩了那妖物。

    但青藤剑不会对计缘有任何埋怨,它只是以这种方式展现自己的剑意。

    “莫急莫急,自然有你出鞘的时候。”

    计缘这么说着,左手已经负到背后,右手又悄然将剑送至左手,而下一刻,右手已经搭在了剑柄上。

    江雪凌、练百平和居元子三人也为之侧目,实话说计缘刚刚那一道剑指已经惊艳到他们,此刻自然也十分想看看计缘出剑,而如今的局势,难道有缘能见到计先生的天倾剑势?

    比起他们,妙云妖王更是浑身汗毛倒立,或者说鳞片都有些鼓起来了,刚刚那仙人只是一指就轻松破掉了他带着冲势攻去的一剑,现在是准备斩了自己吗?

    但显然计缘的目标并不是妙云妖王,只是余光扫过了戒备异常的妙云妖王而已。

    从计缘看向陆山君到他于背后一手扶剑一手握剑,不过也就是一眼过后又一息的功夫,而此时也正是魔头北木心中升起‘大事不妙’的时候。

    北木看向同伴陆吾,对方看起来在话语出口的时刻也已经后悔了,但此刻显然为时已晚,因为北木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埋怨同伴的反应,下一刻已经警兆狂升。

    计缘左手扶着剑鞘,右手轻轻一抽剑柄。

    “铮——”

    剑音轻鸣好似无视声音传递的规则,瞬息已在耳中,而伴随着剑鸣声起,一道淡淡的银色雾气,恍若凭空出现在远方吞天兽额头和北木等人所处的空中之间。

    随后就是好似虚幻般看到计缘抽剑往前一点的动作,这动作有种视觉和心神上的诡异交错感,看似动作轻柔缓慢,实则剑光只是一瞬。

    有就是警兆狂升来不及做出反应的同一个刹那,那明明在一瞬间凭空出现,却有好似在之前缓慢弥漫的银色雾气骤然一亮……

    有些虚幻,有些淡薄,甚至都不算是直线,但当雾中生剑光的那一刹那,锋芒挡无可挡,亦或者根本来不及抵挡。

    刷……

    “呲……”“呲……”“呲……”

    就是什么东西漏气一样,一片雾状血光在剑光末端撕裂开来。

    计缘这一剑从根本上产生了缓慢与极快的感知错觉,尤其是对方对计缘不够了解更毫无防备的时候,直到这一刻,其他妖王和大妖们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刚那仙人挥出了可怕的一剑。

    原本陆山君和北木以及猛虎妖王所站立的位置,此刻只剩下一片血雾,但堂堂妖王和陆山君以及北魔,怎么可能被计缘意全力不全的一剑直接斩杀呢。

    在两妖一魔之前站立的上方空中数十丈的位置,北魔难以抑制心中的惊惧,胸口微微起伏喘息,他身上的衣衫在腹下被撕裂开一个口子,此刻衣衫已经慢慢恢复了,但那伤口却情况不妙,哪怕魔头千变万化,但腹下的位置魔气不论怎么扭转,剑气都始终不散。

    而原本气息嚣张的猛虎妖王此刻已经脸色惨白,脖颈和肩膀连接处有一道细细的口子。

    口子很浅很浅,连一个指甲盖的深度都没有,但依然不断有血雾从中喷涌出来,哪怕明明以自身狂野的妖气阻隔了那一剑的威力,但妖王依旧有种从鬼门关边转悠了一圈出来的恐怖感觉。

    因为那一剑的剑意实在太可怕,压迫感也太强了,犹如引颈就戮死囚临刑一刻感受到的刀光。

    陆山君同样脸色极为难看,抬起自己的一只右手,上头有透着幽光的锋利指甲,只不过现在食指和中指的指甲已经被彻底削断,显得光秃秃的,两节断裂的指甲正被他握在手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