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当鸵鸟死路一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计缘并没有将自己的整个头都蒙住,而是留了一条缝隙,然后他就看到一簇簇头发已经渗入房间的门缝,一点点在室内越聚越多……

    心里发寒身体冒汗,崭新的被褥已经被计缘的汗水浸透得内面发潮。

    计缘一动不敢动,脑子里急速思索着对策,好几次都想直接冲出去逃跑。

    “嗬……”

    不似人的声响在房间内想起,本就怕得要死的计缘身子都僵住了。

    透过缝隙,他看到那一堆头发正在缓缓升高,出现了一个漆黑的人形轮廓,明明周围的一切都很模糊,却偏偏对此看得十分清晰,但他宁愿看不清楚。

    彻骨的寒意不断弥漫,就算罩着被子也丝毫感受不到温暖。

    ‘怎么办?怎么办?这和伥鬼完全不同啊!!这要不是厉鬼才有鬼了!!’

    计缘死死攥着被角,强烈的恐惧和急速的心跳,让他整个身体都不可控的微微颤抖。

    这次没有行脚商在身边,也没有那些江湖少侠,对象更不是陆山君这种能交流的。

    一股强烈的阴气死意在整个居安小阁弥漫。

    “咯啦啦…咯啦啦……”

    一种透着诡异阴森感的骨骼摩擦声越来越近,近在咫尺,仿佛同自己就隔了一层薄薄的被子。

    那种欲将生命置于死地的恶意,那种对生机的贪婪和渴望是那么的明显,躲在被子里的计缘,苍白的瞳孔已经缩成了针状。

    会死!!逃不掉!!

    这可不是隔着屏幕看着恐怖电影或者港版鬼片,这种恐惧感和绝望感令人窒息也令人无力。

    然后,计缘发现这种无力感并不是真的因为自己身体激素分泌过量,而是又一缕缕白气在离开自己的身体。

    ‘它在吸我的阳气!!’

    “嗬……”

    身上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令身体逐渐不能动弹,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如果计缘没有罩着被子,或许就能看到一个污秽的黑影,伸着惨白扭曲的肢体,附着在自己身上……

    这种令人恐惧的嘶声和身体不受控制的状态,却令计缘想起了当初才穿越的时候。

    此时,计缘心中被莫名激起一股怒气。

    ‘老子在山神庙猛虎精面前那中绝死关都过来了,却不明不白的要死在这里?我他妈的不甘心!!!不甘心!!!’

    死死咬住牙关,苍白的眼睛略微充血,眼皮剧烈抖动,抠着的右手手指竭力想要伸展。

    ‘我才来到这个世界,我才发现了自己的特殊,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还有很多事想做,我还想看看这个世界的神奇!’

    不管有没有用,计缘不断观想着烂柯棋局,不断想象着那枚棋子,这是他目前能想到唯一手段。

    计缘心下发狠,不顾疼痛将双眼完全睁开,被子内某种气息在恍惚间微微一震,身体刹那间恢复控制。

    ‘我!!!’

    “不甘心!!!”

    三个字从口中吼出,计缘在同一刻暴然起身,一把掀开被子,手臂成剑指状,带着绝死的抗争狠狠甩手捅向被子之后,臂内玄奥的气息流窜,在指尖化为一枚虚幻棋子。

    “给我滚!!!”

    嗡……

    计缘的手臂好似弥漫起淡淡白光,下一刻,棋子和指尖点到了厉鬼。

    “啊~~~~~~~~~~~”

    随着剑指和棋子穿入厉鬼的魂躯,一声尖锐得让计缘耳膜极其痛苦的惨叫声在对面响起。

    呜呜呜……

    一阵阵阴风好似回旋,一团团污浊恐怖的阴气在绕着计缘的右臂旋转,好似滚筒洗衣机内的衣物。

    计缘感觉自己整个右手好似被彻底冰冻,刺骨的寒冷好似一根根钢针不断扎入右臂皮肉,刺痛感和寒意已经再也忍受不住了。

    也就是下一刻。

    “砰~”一声。

    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